永不退心

發菩提心一向專念南無阿彌陀佛

發菩提心一向專念南無阿彌陀佛 - 原圖來自傅冲老師的微博

永不退心(共一集)1997/10/13 新加坡淨宗學會 檔名:20-011-1013

這幾天生了一點小病,調養了兩天,總算是三寶加持,星期六跟星期天的講經沒有耽誤。人在生病當中就特別感觸到生命的脆弱,真是佛經上所說的「人命無常,國土危脆」,讓我們在這個時代當中體會得就特別的深刻。

世出世間法都在一個「緣」字,這是諸位同修都清楚明白的,怎麼樣掌握這個緣?對自己來說,「了脫生死,永出輪迴」,這是大事;對佛法來說,佛法對我們的深恩大德,我們一定要盡心盡力的去弘揚,將佛法介紹給大眾,推薦給大眾,捨己為人,這樣才真正能「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這兩句話就算是做到了。

盡心盡力就是圓滿,佛法裡面講圓滿不是說你事情要做得怎麼多、怎麼好,不是的,如果那麼講法,那永遠沒有圓滿的時候,三途六道眾生還這麼多,佛也沒有把他度盡,怎麼能夠說「覺行圓滿」?所以圓滿是你真正已經盡到全副的心力了,這就叫圓滿,所以從這個定義上來說,我們人人都有能力做到大圓滿。只要我們懂得這個道理,自己認真努力去做。

凡是不圓滿的,有缺陷的,實在講裡面都存著一點私心。私心總不外利害,哪些是與自己有利的,哪些是與自己有害的,爭取有利,遠離有害,這種想法是凡夫的情識,我們有沒有?如果有那還是凡情很重。佛菩薩所以異於凡夫的,佛菩薩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念念為佛法,為眾生,真正做到無我。無我自然就超越六道輪迴,六道輪迴的根源就是我執。大乘法裡面的教學,它的善巧方便就是把我們的觀念轉過來,叫我們念念為眾生,念念為佛法,不要去想自己,這樣就對了,久而久之,長期的薰習,習慣成自然,到後來起心動念自然不想自己,自自然然沒有得失,煩惱才斷得了,見思煩惱就沒有了。煩惱沒有了,智慧就增長了,煩惱跟智慧是一不是二,一體的兩面。煩惱消一分,智慧就長一分,智慧消一分,煩惱就長一分,就像明與暗一樣,互相消長的,這個道理我們一定要懂得,我們要明瞭,要認真努力去做薰修的工作。這樣我們與經教才相應,講出來的東西是出自於真誠,出自於真心,自然就能感動人。

講臺的經驗也是要靠薰習。前天木源居士抽出一點時間,我們談得很久。正好這一邊的竹林寺送我一個請帖,他們要舉辦一個大型的活動,請我們同學一起去參加,這個活動在新加坡新大城的大會堂舉行。過去他們舉辦過一次,我們也參加了,第二屆的時候;同學們講經不能中斷,所以我們只派了一部分代表去參加。今天我收到這個請帖,我交給木源,由他處理,看怎麼活動。就隨時就談起了,他說有幾個道場跟他都有一點關係,他在裡面有的是董事身分,有的是總務的身分。我就向他建議,「這些道場可不可以請我們去講經?」他說「很不錯,這個難得」,他馬上就打電話聯絡,聯絡就有幾個道場同意,一個星期一次,我們就可以輪流去講,不但在居士林講,在新加坡每一個道場我們都去講。再去講就熟了,你這個講稿已經預備好了,不要再重新預備了。一個星期一次,看他安排好之後,我們再來分配哪些同學到哪一家去講。多找時間來練習,多薰修,遍數講得愈多愈好。

我過去在台中學講經的時候,雖然障礙、困難很多,我們總得想方法突破,那就找與我們比較接近一點的居士們家裡,聽眾三個、五個都行,我們也很認真的去講。星期一在張三家講,星期二到李四家講,都講一樣的內容,聽眾不一樣。學一部經至少要講十遍,這十遍的時間是愈近愈好,如果一個星期你有七個地方講,你就講七遍了。愈講愈有進步,愈講愈有體會,這個經義你才能發明,才能發現。發現,就修改自己的講稿,講一遍修改一次,講一遍修改一次,你要能夠修改個三十次、四十次,你這個講稿裡一點瑕疵都沒有。這一樁事情完全靠我們自己的毅力、恆心、耐心,不怕難為情的心,你才能做到,才能把東西學好。學好之後,對自己是信心堅固,願力不退,然後才能幫助一切大眾,將這個殊勝的法門介紹給大家。

實在說在末法時期廣度群倫,我覺得兩樣東西最重要,有這兩樣東西你就普度一切眾生,一個是《無量壽經》,一個是《了凡四訓》。以《了凡四訓》來接引初機,勸導大家在這一生當中做人的標準,以這個為根基。印光大師講的四句話十六個字:「敦倫盡分,閑邪存誠,深信因果,老實念佛」,《了凡四訓》跟《無量壽經》兩本統統做到了,這四句話都做到了。

所以我們要做專家,不要做通家。通家是樣樣都通達,專家是只通達一門,其他的都不知道。跟諸位說,這個不丟人,人家譏笑隨他去,笑夠了他就不笑了,他能笑多久?他說隨他說,他說累了自然就不說了。末後一著叫他看看,如果我們往生表演得非常瀟灑,非常自在,那是真的,一點不假。你在世的時候做得再光輝,死的時候迷迷糊糊往三途去了,那你這一生的光輝也就完了,假的不是真的。不怕人譏笑,不怕人諷刺,說老實話,這些對一個真正修道人來講是好事情不是壞事情,消自己的業障。我們為佛法、為眾生這樣的辛勞,招得世間人家這麼對待我,在一般人講,心不平,修道的人心平,知道是消業障,障難消除了,我們的前途一片光明。所以不與任何人計較,永遠低姿態,不管人家說什麼,怎麼樣責難,我們都感激,我們都承受,我們都歡喜。

個人修個人的,因果個人去承受,這一樁事情誰也不能夠代替誰,不但是歷代的祖師大德,哪一個人不是受盡了艱辛?哪有那麼容易就成就的?誰沒有受過苦難?連釋迦牟尼佛還要示現六年苦行。弘法利生,外面要對付九十六種外道,裡面還有六群比丘,你就曉得人情多麼複雜。我們今天所遭遇的,佛也曾經遭遇過,諸大菩薩、歷代祖師大德也都遭遇過,這有什麼希奇?所以要能夠忍受,要能夠突破,永遠不退心,愈挫愈奮,這樣才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講經說法,我曾經告訴過大家,隨時隨處,隨機說法,每天我們讀誦經典,閱覽祖師大德的教訓,無論在什麼時候,遇到人談話就端出來,這都是講經。你講一分鐘、兩分鐘,跟上臺講一個小時、兩個小時有什麼兩樣?一樣的。正式上講臺,聽眾多;隨時遇到,聽眾少,多也叫他得利益,少也不放棄,「佛氏門中,不捨一人」,這就是「四無礙辯」裡面的「樂說無礙辯」,要喜歡講。你具足辯才不喜歡講也是枉然,那有什麼用處?眾生得不到利益;喜歡講。

還有一等人,沒有人聽的時候對著石頭、對著樹木花草也講,你不要以為石頭、樹木花草聽不懂,「生公說法,頑石點頭」,它怎麼會不懂!感應道交,你出自於真誠。這些植物、礦物你在《華嚴經》上看,「器世間主」,花有花神,樹有樹神,樹神、花神、山神、水神,這是器世間主,既然有「主」,當然就有他的「眷屬」,鬼神有他的眷屬,你坐在那裡說法,怎麼能說沒有人聽?你說得很起勁,對著大樹說,旁邊人看到,你這個人神經不正常,在那裡自言自語,在那裡笑話。那不是我們不正常,他不正常,他肉眼凡夫沒有看到在座無量無邊的鬼神,他看不到,我們雖然看不到,我們意識到,我們能體會到。哪個地方不是說法處!諸位如果用這種精神、這種毅力去學習,哪有不成功的道理?什麼人能夠障礙得了你?沒人能障礙。

何況現在這些科學工具很多,我們隨時講,真正發心練習,沒有聽眾,你就學我這一套,對著樹木花草講。你前面可以擺一個錄音機,不要認為我是對錄音機講,我對這些鬼神大眾講,他是我們的聽眾,他是我的護法神。他護法比那些人護法要高明多了,人護法有的時候會變心,這些鬼神護法不會變心,你真有道心,他佩服你,他尊敬你。為什麼擺個錄音機?講完之後回去仔細聽聽,修改自己的毛病。錄音機是幫助自己,自己聽自己改進,沒有一個學不出來,問題就是你肯不肯學,你是不是真幹。真為眾生,真為佛法,你決定得三寶加持,而且這個加持非常明顯,至誠決定感通。諸位明白這個道理,懂得這個訣竅,你們的成就在我之上,你們的成就要高出我很多倍,這個是一定的道理。

希望我們發真誠之心,這一部《無量壽經》科註做出來之後,人人都能夠明白這一部經的大義,拿到這個註解,人人都會講這部經。如果在中國、在世界有個一千人、兩千人、三千人能夠講經,這個世界就改觀了,真的天下太平,什麼樣的災難都消除。學習這部經典,弘揚這部經典,得一切諸佛的加持,不是一尊佛、兩尊佛,我們講其他的經典,一切諸佛不會全部加持你,局部的,唯獨這部經是一切諸佛都加持,你真正發心哪有不順利的道理?挫折那免不了,那是我們無始劫以來的業障,那個不在乎,決定可以消除。

你們同學有沒有小的錄音機?這個錄音機愈簡單愈好,不必買很考究的,那還容易損壞。愈簡單是愈實用,我們的目的只是幫助改進我們自己毛病。你們如果沒有的話,你登記名單送給我,我去買來送給你們。

淨空老法師

淨空老法師

空法師,法名覺淨,字淨空,一九二七年出生於中國安徽省廬江縣,俗名徐業鴻。一九四九年旅居台灣。五四年先後追隨一代大哲桐城方東美教授、藏傳高僧章嘉呼圖克圖與儒佛大家濟南李炳南老教授,學習經史哲學以及佛法十三年,而於佛教淨土宗著力最多。簡言之,「真誠、清淨、平等、正覺、慈悲,看破、放下、自在、隨緣、念佛」是淨空法師立身處世不變的原則。「仁慈博愛」,「修身為本、教學為先」是他講經教學純一的主旨。「誠敬謙和」、「普令眾生破迷啟悟、離苦得樂」則為其生命中真實的意義。

More Posts - Websit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