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規》與佛法修學_蔡禮旭老師主講_第10集

【親所惡。謹為去。】
【親所好。力為具。】
【身有傷。貽親憂。德有傷。貽親羞。】
【親愛我。孝何難。親憎我。孝方賢。】
【親有過。諫使更。怡吾色。柔吾聲。諫不入。悅復諫。號泣隨。撻無怨。】

YouTube頻道:newnewvh

儒之根《弟子規》-反求諸己,以身作則,斷惡修善
《弟子規》與佛法修學_蔡禮旭老師 主講
2005/3/6~2005/3/13 澳洲淨宗學院 檔名:52-118-10

《弟子規》與佛法的修學 蔡禮旭老師主講(第十集)2005/3/8 澳洲淨宗學院 檔名:52-118-0010

諸位法師,諸位同修,大家好!我們剛剛提到:

【親所惡。謹為去。】

壞的習慣要趕快剔除掉,孩子也不要讓他形成壞習慣,不然就很難改。有三個犯人同一天被關入監獄當中,這個典獄長很仁慈,就對他們說:你們這三年都要在這裡度過,你們有什麼願望,假如我做得到我可以幫你們。第一個是美國人,他馬上,連想都沒有想,他就說:給我一包煙。第二個是義大利人,義大利人給人的感覺怎麼樣?很浪漫,講得這麼好聽,是很好色;我們要求其實質,不要被這些言語蒙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第三個是猶太人,他已經犯錯了,他深深給這個典獄長一鞠躬,他說:我已經錯了,不能一錯再錯,可不可以給我一支通往外面的電話?典獄長也答應他了。

三年以後,監獄的門打開了,美國人衝了出來,他口裡喊著:火柴呢?火柴呢?我的火柴呢?他三年來在想什麼?因為他只要了煙,沒有要到火柴,所以他三年就在那裡發愁,沒有火柴怎麼辦?三年的時光耗掉了。所以諸位同修,一個人的壞習慣會耗掉多少金錢,耗掉多少時光,還有耗掉父母、還有愛我們的人對我們的期許跟愛護,都會浪費掉。第二個是義大利人,門打開了,人還沒有走出來,突然聽到幾個小孩的聲音。為什麼會這樣?因為這三年他又生了一、二個孩子出來。

我們就問學生,美國人比較慘,還是義大利人比較慘?諸位同修,誰比較慘?義大利人。學生雖然才小學,他也很清楚,他說義大利人慘,因為義大利人出來之後,除了要照顧自己的生計,還要照顧小孩。請問他有沒有能力照顧?因為他在做任何事以前,沒有責任心,不知道做了以後的後果。所以我們藉這個機會也跟這些學生講,你找對象一定要找有責任感的,不能找那個做了不負責任的。我就點了一個男同學起來,這個男同學平常做事不負責,作業也沒寫,我馬上跟他說:你不可以結婚!他就愣在那裡。我說:你連自己都負責不了、都照顧不了,你假如再去結婚,又會害了對方,還會害了下一代,所以你一定要能夠自己負責任才可以結婚,有沒有聽到?我這段話他會記多久?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雖然我是講給他聽,事實上講給誰聽?講給全班,給女同學了解到,找對象第一個要件是什麼?要有責任心。其他的男同學一聽:對!我也要有責任感。我們確實要抓住一些機會教育點,把這些態度觀念引導小孩子。

第三個猶太人一出來,給典獄長恭恭敬敬鞠了一個躬,跟典獄長說:這三年我透過電話跟外界有很多資訊的流通,也做了些投資,我現在已經有一筆資金,往後我也會好好做人,感謝你對我的恩澤。所以,三個人的抉擇不同,三個人的人生也從此大相逕庭。我們看到美國人、義大利人的事例可以了解到,只要養成壞習慣,對一生危害甚大。

諸位同修,哪些壞習慣不能養成?我們來思考一下。你們都習慣太好,都想不出來。對,「好賭」,這個不得了。還有沒有?對,「酗酒」。再來,「色」。怎麼是女生講的?我們男生要有警覺性。還有沒有?「毒」,現在這個也很嚴重,這都危害甚大。好賭不只會毀了自己,還會毀了整個家庭,所以從小不能養成賭博的習慣。當然父母不能演給小孩看,所以能不能打麻將?不能!不然你的小孩可能小學就學會了,那還得了!所以賭要非常謹慎。再來,酒,不可飲酒,「飲酒醉,最為醜」。常常喝醉酒,自己會很危險,你看很多出車禍的都跟喝酒有關係。不只自己危險,還會危及他人的安危,很多酒後駕車,還撞到人家的家庭裡面去,造成人家生命、財產的損失,這個很要不得。所以除了立法對酗酒有很嚴格的懲罰之外,更要緊的要從家庭教育教起,不然等他染上,縱使你罰得再重,他那個癮還是忍不住。還是要慎於開始,從小不要養成這些習慣。

再來,好色,所以「少者,戒之在色」。而如何讓孩子戒色?《弟子規》也有講「鬥鬧場,絕勿近;非聖書,屏勿視」。很多人很怕孩子到青春期之後會看到這些不好的刊物,其實你只要從小讓他紮德行的根,他身上有浩然正氣,當他接觸到這些不好的東西,他馬上會覺得不舒服,他就有免疫能力。與其你擔心他以後,不如現在要把基礎紮好。我曾經在中學演講,就問學生說:色為什麼不好?他們就說,「色字頭上一把刀」。這一把刀會傷到誰?傷到自己的身體,傷到一個家庭的安樂,還會傷到一個國家的存亡。

經營一個企業,假如這個色字沒有放下,你的事業遲早也會垮掉,歷史上太多的朝代之所以會滅亡,都跟好色有關。我們看到唐朝時候,唐玄宗還沒有遇到楊貴妃以前,創造了「開元之治」,政績非常好;遇到楊貴妃以後,從此君王不早朝,讓整個國家陷入非常大的危難,造成「安史之亂」。從開元之治變成安史之亂,差這麼大。諸位同修,安史之亂誰要負最大的責任?我們男士說唐玄宗,來掌聲鼓勵一下;我們有學佛就有理智,不會把責任推給別人。我曾經有一次演講,很遠的地方有位男士說「楊貴妃」。「色不迷人人自迷」,所以安史之亂的因在哪?緣在哪?果在哪?因在唐玄宗沒有把色斷掉,緣才是楊貴妃,才會結這個惡果。當堯帝、舜帝遇到楊貴妃也會安然無事,因為沒有因,惡緣也不會現惡果。我們就要很謹慎對待,絕對不能因為色毀了家,甚至於毀了團體,毀了一國。

最後我們看到這個毒,現在毒也相當嚴重,這個一染上都很難戒掉。其實人為什麼會去吸毒?找刺激。人為什麼想找刺激?為什麼?內心空虛。所以人很可憐,從小成長內心就空虛,缺乏家教,缺乏關懷。所以社會的問題要想根本解決,都必須回歸到家庭的教育,家庭的成長,這才能根本解決。當然也同時要讓孩子能夠養成明辨是非、好壞、善惡的理智,所以《弟子規》一定要趕快學才行,不然人生過程這麼多誘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倒下來。所以,『親所惡,謹為去』。

【親所好。力為具。】

父母希望我們身體好,父母希望我們家庭圓滿,有種種的希望,我們都應該盡力去做好。而要把這些父母所期望的事做好,還要有一個根本的要素,必須排在人生生涯規畫的第一位,就是自我成長,就是要開智慧。因為唯有開智慧,我們才能夠去讓父母這些期望圓滿。假如你沒有智慧,沒有正確的認知,能不能把身體照顧好?很困難;假如你沒有智慧,能不能把孩子教育好?也很困難;沒有智慧,也很難事業能夠長治久安,能夠一直保持興盛。

諸位同修,我們從大學,從學校畢業以後,你每天固定學習一個小時的舉手?有沒有?固定學習一個小時?智慧是最首要的,結果我們的學習可能把它排在後面去,所以要知所先後,才能把人生經營好。諸位同修,你們都沒舉手,我很了解,因為你們都有中國人的美德,就是很謙虛,做了都沒舉。所以首要工作一定要趕快開智慧,自利利他。

【身有傷。貽親憂。德有傷。貽親羞。】

身體有損傷,父母會擔憂。有個孩子,那一天寫日記,他就寫了:今天我感冒了,我很難過,不是因為感冒很難受,而是因為感冒是不孝,所以我很難過。你看有學經典的孩子思考就不一樣,因為他沒有做到「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這一句我也做得不好,在這裡跟諸位同修道歉,因為有很多的同修都非常關懷我,每次看到我都皺著眉頭:蔡老師,你多吃一點!我也要「親所好,力為具」,這樣才對得起諸位同修的關懷。而我在這一年多的講課過程,記得去年的七月份講第二場五天的課,講到第三天已經快不行了,第四天睡了一天,第五天繼續講,那是七月份的狀況。結果愈講身體愈好,本來那五天講課下來,是差不多講十多個小時,後來到香港錄影是講四十個小時。所以我們要對佛法有信心,財布施得財富,法布施得智慧,無畏布施得健康長壽,真實不虛。

我記得我在七月第一場講課,剛好有老師是從前年十月份跟我接觸過,只聽過我一次演講。後來事隔十個月的時間,剛好我在海口辦了五天的培訓課程,我就問這些老師,我說我前年講課跟現在講課一不一樣?這些老師連想都沒想說:差很多!我在想,前年不知道講得有多爛?所以確實,法布施才能提升我們的聰明智慧,愈施愈多。當初我到海口去,楊老師跟我說:你三個、兩個都去講,只有桌椅板凳也照講。所以楊老師就派給我一個任務:你就先講三百場,其他啥事都不用管。我就下鄉去,一有機會我們就去講。所以後來很多老師他就說:蔡老師,我怕我講不好,怎麼辦?我說很簡單,先講三百場,自然而然在這無形當中就不斷提升了。所以我們對自己的身體,『身有傷,貽親憂』,要時時照顧好自己的身體。

『德有傷,貽親羞』。我們的道德有損傷,父母會非常難受,覺得很蒙羞。所以小時候我們最怕聽到一句話,就是「你怎麼這麼沒有家教」!這句話一講,我們馬上會立正站好,不敢造次,因為深怕自己的行為有辱父母。當我們有這一分存心的時候,德行就不會偏頗。要時時想著,父母這麼不容易把我們拉拔長大,我們應該定位,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這個大孝顯親,絕對不是等父母走了再顯親,只要你盡心盡力,跟你接觸的這些親朋好友都會很感謝你。而這些感謝的聲音傳到你父母的身旁來的時候,他也會非常安慰。而我們的行為除了不能讓父母蒙羞之外,也不能讓我們的國家蒙羞,所以「貽親羞」這個親我們要再擴大看,不能讓國家蒙羞。

在網路上有三則報導,第一則是在巴黎的聖母殿,巴黎聖母殿它的門口寫著一行字,用中國字寫的「請勿大聲喧嘩」。為什麼用中國字寫?寫給中國人看的。我在一個酒店裡面講這個課的時候,底下的總經理就說:對對對,我們出去旅遊的時候,外國人站在那裡看名畫,我們馬上擠到他面前去,結果那個外國人馬上嘆口氣,就走了。所以我們的一言一行都可能造成國家的蒙羞,要謹慎!第二件事是在美國珍珠港,垃圾桶上寫了一行字,「請把垃圾丟在此」,也是用中國字寫的,代表中國人走到哪垃圾就丟到哪。我們有一次到長城去,一路上我們的老師就一邊撿垃圾,突然有個外國人拿起相機把這一幕拍下來。為什麼他要拍這一幕?他覺得很希有,中國人在撿垃圾。我們把好的做出來,才能夠讓國家名聲愈來愈好,所以不要小看我們每個人的一言一行。第三則是在泰國的皇宮,廁所裡面寫著中國字「便後請沖廁」,上完廁所要沖。這三個習慣應該什麼時候教?從小。

諸位同修,你去過巴黎聖母院嗎?你去過泰國皇宮嗎?您去過美國珍珠港嗎?可能去的人不多,能去的都是什麼人?很多留學生。有沒有一個農民,每天在那裡耕田求三餐溫飽的,可以跑到那裡去的?沒有,都是留學生,都是很有財富、很有地位的人,結果他們卻連這些基本的禮儀都不懂,規矩都不懂,所以教育出現大問題,做人做事嚴重缺乏。孩子聽完以後就說,我們把它擦掉,把那些字擦掉。老師接著引導,怎麼擦?你做壞事,人家用嘴巴在講,你能夠把他摀住嗎?你能夠摀多久?所以我們要用德行把這行字擦掉。諸位小朋友,當你在公共場合、在機場裡面都很有規矩,不會大聲喧嘩,人家外國人一看,這些中國的小孩都這麼有規矩,你就一點一滴把這些字擦掉了。所以我們要用實際行動把這個羞恥擦掉。

我們出外辦事也都代表團體,甚至於我們也代表道場,當我們的行為不妥的時候,可能讓公司、讓我們的道場都蒙羞。當我們有這樣的態度,時時刻刻都會謹言慎行。因為一般的人到了一個團體,他對這個團體還沒有很深的認知,他是從哪裡來認識這個團體?當然是從這個團體裡面的一言一行。所以今天我們代表團體接電話也要恭恭敬敬,假如接電話很怠慢,可能把團體的形象都搞砸了,這不只破壞了團體的形象,更嚴重可能斷了眾人來聞佛法、來接觸善知識的機會,這個就很嚴重了。所以在團體當中、在道場之中,我們每一分子都是最重要的門面。當我們的言語、行為都得當,都是佛的好學生,相信也透過我們的這種團體氣氛,會讓更多的人歡喜的來聽聞佛法,薰習佛法。所以「德有傷,貽親羞」。

【親愛我。孝何難。親憎我。孝方賢。】

父母跟我們相處得很融洽,這個時候「孝」難度就不是很高。但是假如父母對我們比較態度不好的時候,你時時刻刻只想著念恩,不念怨,這才是真正的修養、修為,真正的德行,所謂「恩欲報,怨欲忘」。假如今天父母對我們的態度不是很好,我們馬上就對父母態度不好,其實就把恩情、把親情當作交易,你對我好,我才對你好;你對我不好,我就對你不好。這是世間的利害對待,這不是德行的對待,唯有德行才能轉化整個家庭的氣氛。

在古代晉朝的時候,有個孝子叫王祥,我們都聽過「王祥剖冰」。因為他母親比較早去世,父親娶了個後母,後母視他為眼中釘,因為後母自己也有生了一個孩子,也就是王祥的弟弟王覽,所以對王祥百般刁難。對一個孩子來講,這樣的際遇是相當艱辛的,但是他念念並沒有抱怨,反而都想著怎麼樣做才能夠讓後母歡喜。有一天冰天雪地,後母說想要吃魚,整個河都已經結冰了,怎麼會有魚可以奉養?所以王祥到了河上,也是無可奈何,自己就喊著母親,希望能夠有奇蹟出現。由於他這一分至誠的孝心,冰也裂開了,跳出兩條魚來供養,所以真誠的心會有感應。後母不止是這次的刁難,平常還交代他,果樹樹上的果實不能掉在地上,掉下來就要處罰你。所以每當下大雨的時候,王祥都衝出去抱著果樹痛哭,希望果樹的果子不要掉下來,也確實至誠感通,果子也沒掉下幾顆。

後母對王祥的虐待不只在小時候,到了成年娶了太太,他的後母對他還有對太太還是一樣非常嚴厲。但是他的兄弟王覽對兄長很尊敬,每次母親在懲罰大哥的時候,弟弟就會走過來,也帶著他的太太一起來幫忙,化解了很多的危機。王祥的道德、學問日漸提升,名聲也愈來愈好,他的後母起了個不好的念頭,因為他的名聲愈好,可能往後她的惡名就昭彰了,所以就在酒當中下了毒要給王祥喝。結果他的弟弟發現了,在情急之下,衝過去把毒酒奪過來,當場就要喝下去,要為哥哥去死。他的後母看到這一幕,馬上就把這個毒酒打翻,他的後母當場也很懺悔。我這樣時時要置他的兄長於死地,而他的弟弟卻寧願為兄長而死,這樣的兄弟之情感化了他的後母,當場後母還有兩個兄弟抱在一起痛哭。所以唯有德行、唯有真誠才能轉人生的惡緣。

後來王祥跟王覽都在朝廷當官,有位大官就送了一把家裡的傳家之寶,一把寶劍,送給王祥,告訴他,擁有這把寶劍的人,子孫一定會非常的發達榮顯。結果王祥接到這把寶劍,回去之後,馬上就送給了他的弟弟。所以史書上記載,王祥、王覽的後代九世都為公卿,都是當大官,所謂上行下效,積善之家,必有餘慶。所以「親憎我,孝方賢」,我們只要念念能夠珍惜因緣,念念能夠念對方對我們的付出,相信這一分德行,這一分真誠,一定可以提得起來。

這個「親憎我」,不只是父母,我們可以延伸到一切的眾生,所謂「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而且「冤家宜解不宜結」,當我們用這樣的態度去面對一切的惡緣,相信也很快能夠化解掉。而惡緣現前,這個面對的定功,在平常的時候就可以練,不要見到他的時候才拼命念阿彌陀佛,這樣可能到時候會控制不住。我們可以在家把這些惡緣,這些跟我們比較不融洽的朋友,把他們的照片供起來,每天至誠的祝福他們,至誠的感謝他們,給我們的一些磨練跟考驗。當這分至誠心在平常就已經形成,當你遇到他的時候,你也會非常親切、非常客氣。你這樣的態度可能過一個月、兩個月,他自己會覺得對你很不好意思。甚至可能來跟你道歉,「以前是我做得不好,對你有些失禮」,所以緣我們要盡力去化解。我們接著看下一句:

【親有過。諫使更。怡吾色。柔吾聲。諫不入。悅復諫。號泣隨。撻無怨。】

這個『諫』是勸誡,當父母有過失的時候,我們要懂得去勸誡。這個『親』我們也可以延伸到五倫關係,所以除了父子關係以外,君臣之間,當領導人有過失,我們也是有本分要去勸誡;夫妻、兄弟、朋友亦如是,這都是我們做人的本分。《孝經》裡面有提到「天子有爭臣七人」,一個治理天下的天子,只要有進諫他的大臣有七個人,「雖無道,不失其天下」。雖然他對於治理國家,他並不能夠以身作則,很有德行,但是最起碼他能接受別人的勸誡,不會把國家治亂。

「諸侯有爭臣五人,雖無道不失其國;大夫有爭臣三人,雖無道,不失其家」;「士有爭友」,一個讀書人他旁邊只要有肯勸誡他的朋友,「則身不離於令名」,他才不會做錯事,把一生的名譽都毀掉。所以諸位同修,您身旁假如有肯勸你的朋友,你要把他當寶貝,要常常感謝他對我們的建議。但是容不容易做到?「聞過怒,聞譽樂」,就會造成「損友來」,拍馬屁的都來了。所以我們要能夠訓練到「聞譽恐,聞過欣,直諒士,漸相親」,我們必須要先有受教的態度,受教的雅量,才能贏得這些正直之士來幫助我們。所以「父有爭子,則身不陷於不義」,父親有肯勸他的孩子,他才不會做出犯法的事,做出太偏頗的事情出來。所以為人子要時時懂得規勸父母,也是規勸五倫的角色。

諸位同修,你們勸人的經驗,成功率怎麼樣?高不高?不高!當然,假如你勸一次他就聽,他一定不是普通人,是什麼?可能是顏淵轉世。所以勸人也必須要有好的方法、好的態度。我們不能勸人家不聽,自己還氣呼呼的,回來的時候還對著別人說:那個人真沒有善根,一闡提!這樣就不大好,因為行有不得,反求諸己,人家佛陀連十惡不赦的人都可以勸得動,我們也應該要效法、要學習。

《中庸》裡面有一句教誨很有味道,孔子說「射有似乎君子」,射箭很像君子之道,「失諸正鵠」,正鵠是指射箭的目標,「反求諸其身」。意思就是說,今天我們射箭,一射沒有射中目標,突然就說,這支箭是哪裡出產的?怎麼做得這麼差!然後又說:這支弓是哪裡做的?怎麼做的這麼爛!都把責任推到哪裡去了?推到弓箭上去了。所以我們面對很多沒有辦法成就的事,首先要反省自己的態度,反省自己的方法,是否有不得當之處!當我們能時時這樣反省,必然會有很好的方法出來,而對方也會被你這一分真誠心所感動。所以勸跟諫,還有像我們教導學生,都應該先建立在一個基礎上,信任的基礎上。

所以《論語》裡面說「君子信而後諫」,朋友要相信你之後,你才能夠勸誡他;不信,還沒有相信,「不信則以為謗己也」。假如信任還不夠,你馬上就指出他的缺點,他內心會不舒服,他覺得你是不是有意毀謗我?找我麻煩?所以必須建立在信任之上。我們到一個新的公司去上班,能不能工作第一個禮拜,然後到老板的辦公室跟他說,「老板,我看出你有十個問題、十大罪狀」,馬上一一跟他說。然後還跟老板解釋,我這個人就是很正直,你要會欣賞我。老板聽了以後,臉都綠了,他會說:很感謝你,你下禮拜不用來了。所以到一個新的環境,絕對不是先講話,要多看、多聽、多學習,少說話。到新的公司如此,嫁到夫家去亦如此。媳婦假如嫁了第一個禮拜,就提了一大堆意見,婆婆會說「你比較厲害,你來做」,關係就打不好。應該多看、多聽、多了解整個家庭的習慣,好的肯定,不好的,慢慢的善巧方便再來轉化,這樣才會皆大歡喜。

對朋友也是這個樣子,都一定要先建立信任。如何建立信任?必然我們要懂得多付出,他就會歡喜。很多人他很熱心,很喜歡幫別人,很會付出,但是朋友看到他就趕快跑,告訴他,你不要再幫我了,你不要再照顧我了,覺得很受不了。有沒有這種情況?有,做得要死的人,很可能被人家嫌得要死,有沒有這種現象?因為你做得太多,可能造成他的一些壓力,你要給他一些空間,不然他會覺得很不舒服。所以我們付出,應該要針對他的需要去付出,他就會很高興。而如何能夠了解人家的需要?要善於多觀察,多接觸、多觀察自然能夠了解到他的需要。

諸位同修,現在家庭裡面,小孩教育特別重要,所以你只要去拜訪朋友,都要拿一本《弟子規》,都會是他們的需要,保證!我們在五倫關係當中,也可以針對需要,當我們對父母很孝順,那他們最歡喜,父母對你的信任就一直提高。再來君臣關係,你每一份工作都盡心盡力做好,上司對你很放心,那你也滿足他的需要,他對你也會很有信心。所以夫妻如是,兄弟朋友亦如是,甚至於我教書,師生關係亦如是。因為學生假如不信任我,我講得再多道理有沒有用?效果不大。

記得我第一年帶導師班,因為他們上一年的老師調走了,上一年的老師跟他們的關係處得不是很好,所以當我站在講台上,第一天見到他們,他們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有一個女同學就舉手,她說:老師,你會不會打人?從這句話聽得出來,孩子對老師很有戒心。我們觀察到這個現象,就要把這個情況轉化掉,要讓學生信任我們,所以要滿足他們的需要。我就觀察到,他們差不多十點多肚子就很容易餓,因為正值發育期。所以我在我的抽屜裡面時時都會放著餅乾,而且這個餅乾還不是十大垃圾食物,都是天然烘烤的胚芽餅。學生只要到十點多,一定會走到我的講桌旁邊,然後對我說:老師。然後我們就聽懂了,馬上把餅乾拿出來,這個時候不能笑,這時候要很嚴肅「只可以吃兩片,吃多了,中午就吃不下飯」。所以學生一點一滴就跟我們愈來愈接近,這叫收買人心,只要我們的動機是為對方好,就對了。

剛好我就想說多替他們付出一點,所以我就決定每個禮拜煮個點心給他們吃,我去買了個電鍋放在學校,每個禮拜五就開始做點心。記得第一次做,做的是芝麻紅豆湯圓(肚子都餓了),結果第一次做完,打開來,香氣逼人,就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出現。很多的孩子很有氣節,不被收買,很多孩子一聞到就受不了,就跑過來,差不多只有一半的學生吃。所以我們要贏得別人的信任,還要有耐性,因為日久見人心。但是前面跑過來這些,還要求吃第二碗、吃第三碗的,這些學生很重要,因為你把他找過來以後,問他什麼他就講什麼。這些訊息收集來,對於學生的整個家庭狀況、學習狀況就會有了解,你的了解愈多才能夠因材施教。所以要看初發心。

後來我煮了三個禮拜,我在想,我繼續煮下去一定會把我累死,所以我就突然起了個念頭,就跟學生說:老師這幾個禮拜示範一個人生重要的態度,叫「我為人人,人人為我」,人要懂得服務別人,老師現在把這很好的機會讓給你們。結果學生裡面一定會有很熱心的人,他馬上就舉手,就帶動其他的人來付出。我就趕快找一個學生:來來來,把這些同學的名字記下來,下個禮拜,這位同學;下下禮拜,那位同學。我把這個工作交出去,無心插柳柳成蔭,當我把這個工作做出去,卻是讓孩子磨練做事能力的好機會。第一個學生就過來找我,因為要跟我請款,這時候我就馬上跟他講:你去買的任何一個東西一定要留下記錄,這樣老師才知道你花了多少錢,這件事就讓你全權處理,你需要哪些人幫忙,你都自己負責,你需要老師幫什麼忙,你也要交代我,老師這件事都不管。

但是我們也把做事的方法告訴孩子,說你要主辦一個活動,一定要從幾個角度去思考,你才會知道要備足哪些條件?告訴他們要五個W,兩個H;這是西方管理學,我們也要博覽眾長,他們好的部分也要學習起來。這五個W是指,人(who),地點(where),時間(when),為什麼(why),什麼事(what)。我們當老師喜歡考試,謝謝大家的幫忙。就告訴他,你要做這件事需要哪些人幫忙,你要把它列出來;再來,要做這個點心需要哪些材料,都把它列好,你都列好了,你就清楚一步一步怎麼做。當然做任何事以前,動機很重要,why,為什麼要做?今天為什麼要煮點心?要讓同學吃得歡喜,所以一定要煮同學喜歡吃的,而不是自己喜歡吃的。就像我們在推展讀經教育,也要了解為什麼要推展讀經?目的在哪一定要搞清楚;假如目的不搞清楚,可能走在半路上,走到另外的歧路去了都不知道。

諸位同修,我們推展讀經的目的在哪?這個很重要!很多人推到半路上,都會以為學生可以背那麼多經典,真的不簡單。背得多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能夠依照經典去落實,去學會做人做事。所以增長德行才是推展讀經的真正目的。當一個人對目的愈清晰,他就不會走偏。相同的,我們經營家庭,認真努力經營事業、經營財富,目的在哪?在讓妻兒、父母有個好的生活品質。但是往往我們走到一半變成在追逐什麼?金錢遊戲。所以這個why也是特別重要。

再來,你在什麼地點煮這個東西?或者在什麼地點去買到你想要的東西?這個when是時間,什麼時間開始做。第一次剛好學生就打電話到我們家,我的父親接的,他說:麻煩通知我的老師,帶一個瓦斯爐來,那個很輕便的瓦斯爐。我就背了一個瓦斯爐,因為我已經交給他全權處理,所以他要求我們帶我們也要做,背了一個瓦斯爐。結果學生忙得不亦樂乎,所有的人都參與,不會的人也過來學習。

有一次做蛋餅,拿過來給我:老師,給你吃。學生拿給你吃,你怎麼樣?你說:好高興,想到我!不只要這樣,這是個很好的機會點,我馬上跟學生講,除了想到老師以外,還應該想到誰?學生若有所思,就跑出去了,其實我也不知道他跑去哪。結果後來我的學生就在全校跑來跑去,然後了解到他們是拿去給隔壁班,還有同一個年級的老師吃,有些學生還拿去給他以前的老師吃。所以我們雖然沒有打廣告,全校都知道我們在幹什麼。然後隔壁班有個女老師就走過來,她說:這個蛋餅是誰做的?做得這麼好吃,來來來,把他叫過來,我問他一下。有個胖胖的小男生抬頭挺胸走過來:老師,我做的!你看他在做事當中,自信心慢慢提起來。

我們當初讓孩子來做這件事,卻沒想到孩子在這當中訓練了做事能力,也訓練了做人的態度。而因為常常都送食物去給這些老師吃,所以跟隔壁班,跟很多學校的老師走得特別近。本來我們班的學生對老師是比較冷漠,後來這個活動辦下去以後,學生遠遠看到這些老師,手就舉起來:老師好!讓他們對於老師、對於長者都變得有禮貌,懂得恭敬。這邊要補充一下,兩個H是how to do(如何做),要去規劃;還有一個也很重要,叫how much(要多少錢),從小訓練他們財務規劃,怎麼樣去評估預算。好,我們這節課就先講到這邊,謝謝大家。

蔡禮旭老師

蔡禮旭老師

蔡禮旭老師出生於台灣,曾任小學教師,課余從事兒童經典教學。在教學相長中,有感於聖賢教育為人生首要教育,遂辭去公職,遠赴澳洲淨宗學院研習傳統文化,並師承儒學耆老徐醒民老師學習儒學。 2003年10月,於海南島和楊淑芬老師一同創辦「海口孝廉國學啟蒙中心」,並擔任該中心主講教師。此后,在大陸各地為教師、家長、學生、企業人士和社會團體(包括大專院校、監獄等等)講演。去年年底, 在香港開辦10天的「幸福人生講座」,以德行教育為主要科目,更是獲得熱烈肯定。

More Posts - Websit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