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小林老師學佛答問–01

amitofo789 上传于 2011-09-11

胡小林老師學佛答問 胡小林老師主講(第一集)2010/4/8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56-041-0001

尊敬的師父上人,尊敬的各位大德、各位同學,大家好。非常高興能有這個機會向大家匯報自己的一些看法。這幾天很多同學也寫了一些問題,我看了這些問題以後,也想把自己一些淺顯的看法跟大家交流。

有一個問題就是說,您是怎樣學習佛法的?師父把《無量壽經》的本子給了您,您還有煩惱嗎?回答是Yes。我是怎麼修習佛法的?我看了大家提的這些問題。學習佛法、學習傳統文化,孔子老人家說,「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這個問題當中,很多朋友提了問題,我們為什麼沒有法喜?我們為什麼不理解《無量壽經》,我們為什麼看不懂,為什麼劉老師就能看得懂(劉素雲老師)?我們可能只注重學,而沒有注重習。習是什麼?就是老和尚說的放下。我看了這些同學們提來的問題,我特別憂慮。這些問題大部分都是孩子不聽話、單位領導不學習佛法、爸爸媽媽不知道感恩報恩、先生不配合我,全是別人的問題。沒有一條說,我有什麼什麼煩惱,我應該怎麼怎麼改正,沒有一個。為什麼現在社會大眾對我們有誤解?我們眼睛挑別人的毛病,我們抱著一種對立的心態來學佛,所以社會大眾就對我們有看法。

問胡小林你怎麼學習佛法?《了凡四訓》上說,「一心懺悔,晝夜不懈」。能做到這一點的,舉手。一心懺悔,晝夜不懈。這問題問得很好,你來到香港以後,老和尚把《無量壽經》的本子給了您,您還有煩惱嗎?有。第一天,本來安排丁嘉莉老師十點到十二點講課,後來突然改成劉素雲老師,我就不高興。你看,說好了丁老師,怎麼又改成劉老師?丁老師是我帶來的人。說劉老師歲數大,讓她老人家先講。我表面上沒說什麼,心裡不舒服。你胡小林是什麼?什麼都不是。這是什麼地方,你們在幹什麼?劉老師講也罷,丁老師講也罷,為什麼?就這一條,您就阿鼻地獄了。所以我們學習佛法,最重要、最重要就是改過,除了改過之外,沒有什麼別的學習佛法的意義。我們今天發現的這些問題:先生不吃素、孩子不聽話、爸爸媽媽障礙,都是佛菩薩示現,讓你來補上這一課。你不孝敬爸爸媽媽,爸爸媽媽就示現生病,讓你好好的補上這一課,啟發你的愛心。

很多同學說為什麼要放生,你以為放生是幹什麼?是通過放生,啟發你對生命的愛,進而回家以後,對爸爸媽媽愛,除此之外,放生沒有別的目的。放了半天生,我今天終於放生了,我以後身體會好,我修了功德,保佑我的孩子平安。完了你。放生就是通過放生引起你慈悲,進而回家以後,關心你的家人、關心你的同事、關心你的朋友。所以學佛最重要要回頭,要知道自己哪做得不好。劉老師講課,十點到十二點,我不高興,我估計臉沒拉下來,但心裡是特別不高興。丁嘉莉是我從北京帶來的,說好了十點到十二點,怎麼就改成劉老師了?劉老師都說了她無所謂,什麼時間都行。什麼叫學佛?當你提起這種觀照的時候,你就在學佛。什麼叫念佛?當你意識到你有這個問題的時候,你就在念佛。第二個煩惱,來到香港,林紅娜林師兄,根據丁嘉莉老師的經驗,說好像跟大家不見面,因為她是演員,她有個互動,在攝影棚講,她好像找不到感覺。最好能夠到現場跟大家互動,這樣的話,能夠發揮出來。結果林紅娜跟我一塊,跟師父邊上看上了。我就特生氣,你看什麼呀你看,你告訴我說把傅沖安排在外面跟大家見面,你跟這兒坐著看上了,你忘了吧你。他說我忘了。我不高興了,這是前天。所以,我們真的有過失,我們真的有問題。

我這兩天故意的,我就試試丁嘉莉老師,到底她的嫉妒心有多大。我就老當著丁嘉莉老師的面表揚傅沖,我說妳看人家又年輕、又漂亮,妳看看妳講的,在上面語無倫次。昨天中午實在受不了了,拉臉了,什麼呀什麼呀,我是什麼人?我要不來你們這兒,這些人我認識嗎?你看,傲慢心起來了,「善相勸,德皆建:過不規,道兩虧」。我們昨天中午都沒吃飯,回到我的房間。傅沖、丁嘉莉和我,我說丁老師,妳知道妳最大問題是什麼嗎?嫉妒。別人不能比妳強,妳到哪兒去,妳都要佔上風頭。佔不了上風頭,妳就自我解嘲,反正我不是做買賣,我是演戲的,錢我也不在乎。烏鴉吃不到葡萄,說葡萄是酸的。我還故意刺激她,我說妳看傅沖,人家大家庭出身,人家爺爺是將軍,妳看這麼年輕,大家閨秀,說話真穩重,有板有眼,可圈可點,到兩個小時就完。她氣得夠嗆,上電梯的時候。

這有個問題,後來丁嘉莉說,我這次來香港,最大的收穫就是知道我特虛偽。我說您就給別人鞠躬,大姐,您真好,感恩!我說妳知道為什麼嗎?我是大腕,我大腕都這麼謙虛,你看我還了得嗎?我這麼成功的人,我都禮賢下士,我對一般老百姓都是客客氣氣的。博取這種虛名。我妹妹就說,你看丁嘉莉老師,乖乖,還得了,在中國!有不認識政治局常委的,沒有不認識丁嘉莉的。我說妳鞠躬也罷,客氣也罷,妳在演戲,妳是為了彰顯妳自己牛,那麼大的腕,平易近人。妳謙虛、鞠躬,對別人客氣,幫別人拿板凳,全是自私自利。完了,佛法不論事,論心。我昨天跟丁嘉莉老師和傅沖老師,其實我們丁老師和胡小林這種表現:胡小林這種不高興,稍不順心就不高興,和丁老師這種嫉妒、不舒服,見不得別人好。傅沖又漂亮又年輕,講得又好。丁嘉莉老師的記性特別不好,佛法講了就忘,弟規子。《弟子規》,我說姐姐就三個字,妳還錯了,那順序妳還錯了,妳還跟這兒說,咱們都是學傳統文化的,弟規子這事,咱們都明白。我說妳這差太多!妳還敢說妳是學傳統文化的。弟規子,我說五味子吧,弟規子。

實際上,丁老師昨天才意識到。她說照你這麼說,不是上台懺悔就完了,不是站在這說幾句,我就消業障了?不是的。早上一睜眼,一直到晚上睡覺,有幾個念頭是善念,有幾個念頭是正念?《了凡四訓》上說,「一心為善,正念現前」。最高的方法,有從事上改,理上改,有從心上改。了凡先生在談到從心上改的時候說,「一心為善,正念現前」。OK,那這裡邊就要說,什麼是善?一心為善,為是做,《十善業道經》就是善、《弟子規》就是善、《太上感應篇》就是善,那你不背下來,你怎麼知道什麼是善、什麼是惡?這就要學,要背、要查字典,把每個字的意思都弄清楚。背下來,一年背不下,兩年背,兩年背不下來,三年背。習呢?老和尚說改樣子。

今天我接到一個問題說:昨天師父說「六和敬」,我們特別發心,想成為六和敬的僧團,但是真的不敢簽,怕背因果。老和尚說,你要是真做不到,你別簽這字,簽了字,罪業特重。問我怎麼才能做到六和敬?《華嚴經》的境界,「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今天大家提這些問題,這些迷惑不明白,實際上就一條,你沒改過。緊緊抓住改過這個環節,除此之外沒有什麼別的。說得簡單真簡單,就兩個字改過,方式,發露懺悔。就完了,佛法全在裡邊。所以,我跟嘉莉老師和傅沖老師,嘉莉老師昨天說,特別高興這次來香港,她原來覺得這很正常,她到哪兒去都跟人下意識的比,人家開奔馳,現在我學傳統文化了,奔馳車有什麼用啊,下地獄。你看她跟人比。講師團的老師在一塊講課,這要不是傳統文化,我能跟你們這幫下三濫在一塊嗎?我是多大的腕!跟溫家寶總理、中央電視台,百花獎、金雞獎的得主,能跟你們這些做買賣的人在一塊講課,知足吧,燒高香去吧,丁嘉莉是你隨便見的嗎?

所以從我自己,昨天張安老師問我,說胡總,您是怎麼學習的,我怎麼就得不到法喜?我讀經我就讀不明白。我說我也不明白,我說我法喜也很難獲得,但是我知道怎麼才能得到法喜,唯獨改過。張安老師問我,您怎麼改過?是不是每天要到佛菩薩面前懺悔?我說不用。睡覺前,每天你保證發現別人身上二十條優點,發現自己身上二十條缺點,這一天OK了,過來了。你覺得你自己有問題嗎?沒問題,我有什麼問題?我有毛病嗎?我沒毛病,我有什麼毛病?「日日知非,日日改過」。一日不知非,即一日無過可改;一日不改過,一日無步可進。了凡先生是這麼成的。你問我念佛為什麼功夫不得力?因為你不改過,因為你不知道自己身上的問題。你說《無量壽經》我為什麼讀不懂?因為你不改過,你心裡全是你。孩子為什麼不聽我話?因為你不改過,你根本就不可能跟孩子,像劉素雲老師那樣,出一個「春」,她老人家說春天,孫女說春光。我們在座的父母有幾個像劉素雲老師這樣跟孫女相處的?沒有。我就是這樣。

「見人善,即思齊。縱去遠,以漸躋」,我們有幾個人能見到別人善的?羅傑,我這次帶來的,瀋陽孝道研究會會長,三次瀋陽論壇功德主。早上吃早飯,談得特別不愉快。我說一件事:我覺得我跟劉素雲老師差不多。我嚇一跳,我說你跟劉素雲老師差不多?他說老哥,我也是這麼好的。嘴還跟那動,念佛呢。OK,我說你呀,通過別人身上,傅沖老師年輕,我要年輕的時候那樣,我也能發這心。那侯總呢,那麼大企業家?我不是做買賣的,我也沒錢。我說這十分鐘過去了,你一條毛病沒有?真的,胡總,我覺得我沒什麼缺點。我說,這就是最大的缺點。

和合僧團怎麼建立?不能建立在一團和氣上,不能建立在抹稀泥上。既然是同參道友,不能客氣!我歲數比他們大,有這個緣分,我帶他們來。落實《弟子規》嗎?咱不說佛法,「善相勸,德皆建;過不規,道兩虧」。所以我特別欣慰,這就是賢首國師寫的「隨緣妙用無方德」,隨這個緣,來到香港大家在一起,怎麼來到一起的?不是刻意安排的,說我帶著侯總、我帶著羅會長、我帶著丁嘉莉,不是,都是他們要求來的。隨這個緣,妙用。發現她們有這個問題。有這個問題我就天天講我的不好。他們就老挑戰我:胡總,今天這一天;晚上我們都在一起,在酒店大廳聚一聚:您今天有什麼煩惱嗎,這一天?我說有,我說劉素雲老師這個。他說您真那麼想?您沒有那麼想吧?我說真那麼想。《無量壽經》都給了您,您怎麼還那麼想?是,所以壓力大,您把這玩意給我,我這整個一凡夫,我不堪重任!我根本就睡不好覺、吃不好飯,我何德何能接這東西。接了容易,走?走不容易。

其實殊途同歸,我們所有的問題,答案是非常堅決的,所有的障礙為什麼到劉素雲老師這事事沒有障礙?你看,她都退了休,又不跟孫女住在一起,你看這個孫女到她那兒,她就跟孫女在一起,她就能教孫女,她怎麼那麼有智慧?我聽劉素雲老師在講課的時候,她要談到自性、談到修行、談到那些對佛法的理解,我特別震撼。我覺得她怎麼說的,就用這麼簡單的語言,而且真是弦外之音,我不知道大家聽出來沒有,我特別震撼,真是自性的流露。她沒那麼多理論,沒那麼多什麼之乎者也。清淨心,你說劉素雲老師為什麼能做到?她先生是瘋子,這不是說嫁給他以後瘋了,她知道他是瘋子,她嫁給他。誰做得出來?印光老和尚說,「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所以為什麼她念經得力?她放得下。有幾個能做到這樣的?說坐車就沒坐對過,老是坐過了站,有幾個這樣的?真清淨!她不琢磨。我們覺得好像劉素雲老師高不可攀,丁嘉莉就跟我說,那是咱們學的嗎?看看得了。其實,劉素雲老師告訴我們一個什麼道理?我們完全可以做到,做不到,就是因為你不改過。所以我們提出一個口號,「學佛就是改過,改過才算學佛」。不是燒香、磕頭、念經、打佛七。舉心動念,從早到晚。

我們在中國辦論壇,他們提,胡先生,念佛實在是不行,妄念紛飛,一句佛號壓不住,而且這麼多事,不知道怎麼才能得力。實際上,這也是大家經常問我的一個問題,說您怎麼修行?我怎麼修行?我不讓腦子閒著。念佛念累了,我就想《了凡》裡邊說的話,《了凡》念累了、想累了,我就想《無量壽經》。《十善業道經》說,「菩薩有一法,能斷一切諸惡道苦;謂於晝夜常念思惟,觀察善法;不容毫分不善間雜」。一會你就想想,《無量壽經》裡邊的水,想想《無量壽經》裡邊的風,想想《無量壽經》裡邊的山河大地。然後再一轉念,再想想《弟子規》。這是你閒著的時候,隨緣。

張安老師問得好,他說您什麼時候懺悔?我覺得這問題問得特別好,什麼時候不懺悔?得這麼反著問。我給大家舉個真實的故事。有一天自己的煩惱特別多,說了瞎話,而且一分鐘當中說了五句瞎話。晚上,我妹妹給我來個電話,她說:哥,今兒我特煩,什麼什麼。我說這很正常,都是凡夫,我說妳先別說了。她說哥,你給我說說我應該怎麼辦?我說,妳能認識到自己身上存在的問題,這就改過第一步。我說得,妳聽聽我今天都幹了些什麼。呼嚕呼嚕,我就把我今天早上到晚上幹的這些事,想的這些惡念,我就跟我妹妹說了。她說哥,你還有這些問題?我說我有。那行了,那我更有信心了。隨緣妙用無方德。沒有一定之規說,我非得跟誰說,非得在什麼時候說,非得就某件事說,不用。其實老師們提的這些問題,真的一言以蔽之,就是要改過。

我希望香港的佛陀協會,能夠真正成為一個見和同解,老和尚在講經的時候,他說怎麼才能形成六和敬?六和敬當中,第一個是「見和同解」,怎麼才能形成見和同解?什麼見?佛知佛見。怎麼才能形成佛知佛見?就要把自己的邪知邪見放下去。怎麼才能把自己的邪知邪見放下去?就得懺悔、就得改過,改過就是回頭,改過就是依靠佛知佛見。就這麼簡單。如果每個人都改過,每個人都按照佛說的去做,這就是見和同解。你見和同解了,你能不「戒和同修」嗎?你能不「意和同悅」嗎?你能不「利和同均」嗎?一即一切,就這麼圓融。我希望侯維真、丁嘉莉、胡小林、傅沖,我們這四個人能成為和合僧。師父說了,很簡單,只要有四個和合僧,中國就不會出亂。我得帶頭,我帶頭幹嗎?帶頭改過,改什麼過,改自私自利、髒心爛肺、損人利己、貪瞋痴慢,就這十六個字。真發現不了自己的問題,這是最大的問題。我就跟羅傑說,我說天底下就兩個人沒錯誤。瞪我半天。一個是阿彌陀佛,再一個就是你羅傑。我跟羅傑也沒客氣,既然這麼好的朋友,對得起你。你看大功德主,不得了,沈陽論壇三屆,了不得了,福蔭子孫。我說毀了你了,對嗎?

老和尚說,別跟別人結怨,四十歲以上就別說了,關鍵得看他。他真想改,真不知道自己的病是什麼,你看著他有這個問題你不幫他,你於心何忍?你只要真誠,你只要沒有對立,你批評他的東西他一定能接受。你看不上人家,你嫌棄人家,你瞧不起別人,《了凡四訓》上說,「有一毫憤世之心,即為曲,純是敬人之心,即為端」。善有曲有端,我們只要抱著愛心、濟世之心、敬世之心,這三心,而杜絕憤世之心。恨,這些問題,多多少少都帶著抱怨、不滿、對立、批評、指責,你想你能改過?不可能的。再說一層,實際上我就問羅傑,我說你來了好幾天了,咱們複習複習,你看了丁嘉莉老師這個,「見人善,即思齊」,咱甭說佛法,你有什麼觸動嗎?挺好,真好,愈來愈好,一次比一次好,他說您呢?我說,我父親八十四歲屬牛的,我從來沒給我父親洗過澡。老人家腰不好,文化大革命給打傷了,眼睛幾乎是瞎的,誰給洗澡?司機給洗。看了丁嘉莉老師給母親摳大便,都流眼淚。眼淚,事沒有妨礙,昨天老和尚講經,很多人流眼淚。有些眼淚是情執,老和尚不容易,這麼大歲數苦口婆心的勸我們。最好流懺悔的眼淚,慚愧,幹嗎?不容易,像我父親那麼大,眼淚下來了。這個眼淚,輪迴心造輪迴業,不是哭就是好事,哭什麼哭?難過不如別人,差太多了,眼淚是功德。

丁福保先生字典上有,我們人類只會流眼淚。你知道阿羅漢流什麼嗎?血。他發懺悔真到那個分上,那汗都是血,眼淚都是血,咱們這流眼淚就比別人差好多。結果這眼淚流的還不是為眾生流的,還不是慚愧的眼淚,還是情執。我們愛老和尚,我們捨不得老和尚,我們覺得老和尚不容易,喜怒哀樂愛惡欲,七情。這種眼淚有用嗎?沒用,解決什麼問題?所以,我聽了丁嘉莉老師這一說,我特慚愧。老和尚把李炳老的《無量壽經》給了我。丁嘉莉老師,給母親摳大便,不僅給母親摳大便,還給母親隔壁床上的病人摳大便。在座的諸位,有這種境界的舉手。還掰開來聞,看看吃的菜消化了沒有。師父說這都是救世界的,表法的。媽媽病,媽媽同房間的人病,幹嗎?我們埋怨,你看老太太身體真不好,添麻煩。其實您差這一課,他們來示現,你補上這一課。你補上這一課就像侯總似的,一拜完山,懂什麼叫佛法?沒學。孝心一出來,媽媽病就好了,這課結束了,這個學分你拿到了。你及格了,它就完了。

《華嚴經》講的就是這個,你阿賴耶識裡缺這一課,它招攬你的自性就演出這麼一齣劇。你不覺悟它下次還演,媽媽病完了爸爸病,爸爸病完了太太病,太太病完了孩子病,什麼時候你知道別人不容易了,什麼時候你真正轉了念頭,為別人著想了,他的病就好了。侯總不是這樣嗎?他跟我說,他做買賣有錢,留著長頭髮(我們想像不到),開車,別人出租車別了他一下,他能追出一千多米,拿著鐵桿就想把那個司機給拍死。稍有不順就大發雷霆,所有公司員工都怕他,怵他,不敢跟他接近。說實話,那個時候的侯維真侯總有孝心嗎?你要說他沒孝心,人家肯定不承認。我對我娘還沒孝心嗎?沒有!「親所好,力為具;親所惡,謹為去」。母親這一病,父親先走,父親先走還沒有佛的因緣。到了母親這一走,實在受不了。爸爸走,不覺悟,媽媽來,媽媽來覺悟,媽媽好了。七年了,癌症轉移到脊椎上,都成了蜂窩煤了,翻身都不敢翻,打噴嚏那骨頭都折,她怎麼今天就好,能下地、能做飯了,這不教育我們嗎?沒有孩子的過錯、沒有不是的先生、沒有犯錯誤的媽媽,都是來幫你覺悟的。

遇到這個時候,什麼叫止觀?觀就是看到這些東西。止是什麼?檢討自己,發現自己的問題,這才能回頭,這爸爸媽媽才能好得了,孩子才會聽話。有個同修跟我說,三個大驚嘆號,孩子犯了一個錯,然後等我還沒教育他的時候,他又犯了一、二、三、四,點點點六個點,又三個大驚嘆號。我告訴你,幾年級,他到中學他也好不了,因為你的病沒好。我跟侯總講,我說我爸眼睛不好。有福的兒子,說胡小林你真有福,你看你爸爸媽媽身體多好,是吧,都這麼說。孩子真有福,爸爸媽媽身體好,那反過頭來說,爸爸媽媽身體不好,你胡小林沒福,福到哪去了?福自我求。這你能埋怨別人嗎?命由我造,福自我求。你沒福氣,所以爸爸媽媽身體不好,這個時候應該提起觀照。乖乖,這不是鬧著玩的,警告我了,讓我發露!發露什麼?揭露,誰在揭露?我爸爸的眼睛在替我胡小林揭露,你小子沒德行,你小子沒福報,你小子自私,你爸爸眼睛做一番示現,你什麼時候通過爸爸這個眼睛把孝心發出來,孝即一切,一切即一。這孝心一發出來,你還會罵人嗎?你還會偷稅漏稅嗎?你還會佔便宜嗎?不會了,爸爸眼睛就好了。

爸爸眼睛最近有變化,左眼能看見了。原來這樣根本就看不見,右眼能看見亮,而且是側面。這是幾,爸?一、二、三。現在左眼已經完全能看見了,但是還是視力不行,能見到這個一二三四。右眼開始有光了,大夫都特吃驚。當時我領我爸去,一月二十五號看病。他說你爸眼睛,右眼就不討論了,左眼有可能維持現狀。兩個月,我怎麼覺悟的?我就從丁嘉莉老師這覺悟的。我要這麼對待爸爸媽媽,我爸爸媽媽就為了我,他的眼睛就得好。他活著有什麼意思?澡,澡得司機給洗;飯,飯阿姨給做。就這麼一個兒子,你幹嘛去了你,你多忙?你讀《華嚴經》,你讀什麼經你都是下地獄。

我通過丁嘉莉老師,我就跟羅傑說,我學到了這個,不是愈講愈好,不是一次比一次好。「見人善,即思齊;縱去遠,以漸躋」。見到傅沖老師呢?我接著問羅傑,你學到什麼了?這年輕人不得了,這太有前途了。又是這個,有什麼前途,學到什麼了。我跟大家匯報我學到什麼。我們家親戚比傅沖家多,兄弟姐妹之間沒有來往,表哥表姐。我媽媽、我舅舅和我姨,三家十個孩子,五、三、二,我連跟我妹妹都很少在一起。你看傅沖老師這麼年輕,書包裡揣著盤,叔叔、二叔、嬸子、同事、鄰居,包括那個狗,隨緣妙用。人家不是說,我請你們大家來,我給你們講講,沒有。學法輪功很痛苦,想聽聽正確的東西,人家含糊嗎?三十歲不到一個姑娘,家裡頭全是她的長輩。

我胡小林學到什麼?我媽說:林呀,今兒跟你大哥吃飯,一塊坐。我跟他們坐什麼?根本就不學佛。什麼東西都是?一點都不孝敬。這就是胡小林,來之前,春節。我看了傅沖老師這個,我流眼淚。你說你跟人家差多少?你看人家對待親戚,而且人家十四年、十八年不來往,而且她爸爸家對她媽媽那種傷害,人最後一回頭,跟爸爸家這些叔叔、嬸子,包括爸爸,一點分別心都沒有。拿起法寶就講,結果全都放棄法輪功,都吃了素,而且全念佛。傅沖對爺爺孝敬嗎?那絕對孝敬,他的後代全學佛了,誰得利益?老爺子、老奶奶得利益。你胡小林呢?你們共同的姥姥、共同的姥爺、共同的爺爺、共同的奶奶,你做什麼?貢高我慢,看不上,這些人最好遠點。我媽說:那兒子你不跟他們吃,我就代表你去吃。我不是給妳錢了,妳就請他們,不就會吃嗎?除了吃還有什麼?就這點出息!這就是我,什麼時候?兩個月前,春節。

所以看傅沖老師這片子就掉眼淚,慚愧,真慚愧,不是一般的慚愧,真不如人家。你一點心都不用,你兩個小時佛號,你看三個小時《華嚴》,你有什麼用?我們聽講座、流通光盤、印刷書籍,幹嗎?就是要改過,就是要看到自己的不足。你說侯總為了媽媽拜山,昨天大家聽了特感動。很多人完了以後:真不容易,真孝感天地。今天有個同學說,我們看的時候特感動,很激動,回去就沒有行動。為什麼?自私。那《無量壽經》,劉素雲老師看得懂,你看不懂題中應有之意,那是肯定的。念佛,劉素雲老師有法喜,你肯定沒法喜。所以,我看完傅沖老師這個,我比人長二十五歲,我不知道在座諸位看到傅沖老師這樣做,香港的朋友肯定有親戚、肯定有家人、肯定有同學、肯定有鄰居,我們看完傅沖老師講話以後,我們做何感想?你們全在協會,法寶即手可得。我們有傅沖老師這種心思嗎?人家是影視工作者,不是專門做法寶的,人家不是在佛教組織裡面工作,二十多個法輪功,這不是鬧著玩的。如果我們能向傅沖老師學習,我們甭多了,一個人度兩個,天氣還會這麼陰嗎?還會有地震嗎?埋怨這六道真苦,眾生真苦,你們為這個苦在做些什麼?天氣陰,有你自私自利的成分;地震,有您的心不平;災禍有您的貪瞋痴慢,說什麼說!

我們是學佛的,學什麼佛,學的哪門子佛?愈學愈傲慢,學到最後,自己連個毛病都沒有了。學佛是修行,我是修行人,真修嗎?真修得改樣子。所以我們花了很多時間,用了很多金錢,大量的刻制這些法寶。你說大經,咱們有《華嚴》,小的咱們有《弟子規》。用得著看那麼多嗎?用不著,《弟子規》就夠了。《弟子規》跟你講,「入則孝」這一章您能做到,我覺得往生西方沒問題,孝道做圓滿了,您就是佛,你去西方有什麼問題?所以丁嘉莉老師如何照顧母親,傅沖老師如何幫助親戚,對我們做了很好的示範。我們有差距沒有?沒差距。沒差距?你在六道待著。發現不了問題?發現不了問題就輪迴心造輪迴業。所以回答這些問題,就是說其實我們到底把改過放在什麼位置上?跟大家說,除了改過沒有別的,一點都沒有。有沒有過?太多了,「閻浮提眾生,起心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你沒過?你沒過,那佛說的就是廢話。佛會說廢話嗎?所以我們必須直下承當,我們必須把自己冷靜下來,我們真的什麼都不是。

我這嘴裡老念佛,從早到晚。我的經驗,大家不是問我怎麼學習嗎?就是胡妮妮胡阿姨跟我說的,你為什麼要發露懺悔?就是從早上一睜眼,一直到晚上睡覺,天天在發露。堵車了,你就想真是障礙別人,給別人添麻煩。看到路上吵架了,你看這個世界,這瞋恨心多重,地球變暖,就跟這些吵架人有關係。我有沒有不高興,我有沒有這個習氣?見到爸爸媽媽身體不好,提醒我,趕快盡孝,把這課補上。

我記得年前,我帶著我母親去日本,我跟我妹妹一起去的。我妹妹在旅途當中,特別憂慮,因為她有個兒子在香港讀書,找了個女朋友。我妹妹不喜歡這女朋友,因為這女朋友在香港工作,大學畢業以後,我妹妹希望兒子能夠繼續深造讀研究生。但是她兒子特別同情這小女孩,就不願意到美國讀書,希望能夠陪陪這小女孩。我妹妹就覺得,這小女孩是個離異家庭,家庭經濟情況特別不好,我妹妹家的經濟情況好,她就覺得這小女孩希望早一點成家,把她的兒子拿到手。反正就全是小女孩不好,單親家庭,什麼希望早點把孩子弄到手。她說哥,你一定跟張夢馳談談。她兒子叫張夢馳。讓他得像你這樣有事業心。春節之前我回來了,回來以後,他兒子正好香港畢業了回到北京。我就把他兒子約到辦公室談了一個小時。我說夢夢,媽媽可得了癌症,乳腺癌,七年,大夫給的這個指標。如果不轉移,就OK。如果轉移,七年一定就是個界限。今天媽媽三年,還剩四年。媽媽這個心願是希望你好好讀書,不要過早的成家立業。當舅舅的就一個要求,能不能這個問題往後拖四年?否則的話,咱們爺倆到你媽媽墓前,你跟你媽媽說什麼?

諸位同修,就這一句話,他的眼淚就下來了。我說你媽媽就你這麼一個兒子,從小怎麼拉拔你我知道,《弟子規》舅舅都給過你,有一條寫了嗎,把女朋友的感受放在第一位,有一條嗎?你為什麼要那麼早跟她成家?他說我現在讀書到了美國,我怕我把持不住自己,四年之後再變了心,所以我想早點結婚。我說你現在就對四年後的你沒把握,你今天跟人結婚,你不毀人家嗎?十年過後,孩子也有了,感情再發生裂痕,因為你不懂得什麼是愛。爸爸媽媽對你這麼大的愛,你都不往心上去,你把女朋友這麼上心,為什麼?爸爸媽媽怎麼拉拔你的,我給他敘述了一下,二十多分鐘。這麼大的感情,你張夢馳不往心上去,你把你剛剛在香港大學認識三年的女朋友放在心上。我說夢夢,你覺得這樣做對嗎?他說我怕這小姑娘人老珠黃,到最後她歲數大了,萬一她老了,我對不起別人。我說你對得起你媽嗎?你媽比我小兩歲,五十三。我說你小子得有點出息,是個大老爺們,二十四了,屬虎的今年。

他說舅舅,那您說哪個宗教當中說,可以不跟女朋友結婚?我說你少跟我廢話,我不跟你談什麼宗教,我就說你應不應該孝敬你媽媽?他說我應該。我說你知道怎麼做嗎?他說我知道怎麼做了,他說我覺得我媽媽也不對。就像侯總昨天說的,我媽媽沒有不對。她老讓我去到美國學習,找個好工作。我說好工作是為了愛你,她不知道如何愛你是最有智慧,因為你媽沒有智慧,她於文於理她不懂。你現在的任務,就是要讓爸爸媽媽高興,不能讓女朋友高興。你們都譴責你的女朋友,我說舅舅給你兩萬人民幣,回去給女朋友的爸爸媽媽買東西過節,舅舅不反對她,你沒有起好作用,「教婦初來」。你跟她在香港認識三年了,你都教她什麼了?陪她看電影、陪她買毛衣、陪她逛商場、陪她吃飯,難道今天這女朋友對你提出這種要求,沒有你的責任嗎?如果你三年前,就像舅舅說的,給你這本《弟子規》,你就跟她講如何孝親尊師,如何知恩報恩,你的女朋友能到今天這一步嗎?

三年前,我說你媽跟我說,你在學校,香港叫什麼指標,八十多,特別好的學生,自律、學習好、行持好。我說三年後你看你,又抽煙、又喝酒、又熬夜,你讓你媽媽和我怎麼看待你這女朋友?沒接觸這女朋友之前是個好孩子,接觸這女朋友之後,三年變成這樣,學習好幾門功課不及格,學分老拿不到手,你想讓媽媽同意你這樁婚事,你媽媽會把你往火坑裡推嗎?舅舅,她可不是這種人。不是這種人,那你做出來了,你讓我們怎麼看待這女孩?一個小時,這打一打揉一揉。因為那個小女孩家離異的,爸爸也結了婚,有了妹妹,媽媽也結了婚又有了孩子,她一個人沒地方去,到哪去都是後,不是後爹就是後娘,挺可憐的。我妹妹就不讓人家來北京,來北京也不見。我就把這孩子安頓了,租了酒店,請他們吃了飯,給了錢。我說我是張夢馳的舅舅,家裡就這麼一個男孩,拿點錢回去給爸爸媽媽買點東西。我說妳跟張夢馳這樁婚事,其實我覺得挺好,我一點成見都沒有。其實咱們心裡清楚,什麼人和什麼人能走到一起,這命中注定的,這哪是你不考研究生,結了婚就能到了手的。到了手,不是妳的也得離。我說妳為什麼不到美國跟夢馳一塊讀書?她說沒錢。我說我給妳出,妳只要讀書,妳花多少錢我都替妳出。她特別激動,因為她也想上學,誰願意在香港這個地方找個銀行工作?不願意。最後夢馳回家,我爸爸,因為我爸爸媽媽跟我妹妹一塊過,我妹夫、我爸爸媽媽就特別吃驚,說你這一個小時跟他說什麼了?回家就給媽媽磕頭,媽我不能沒有您!給媽媽洗腳。我真是沒良心,您都得了這麼大的病,還剩四年的時間,我還惹您生氣,我還讓您操心。舅舅今天跟我說明白了,我再也不那樣了,我一定好好考研究生,您讓我幹什麼我幹什麼。

我妹妹原來對傳統文化沒信心,她覺得這都是封建迷信。「隨緣妙用無方德」,我沒有刻意的要做我妹妹的工作。這機會來了,她讓我跟她兒子談話,這可不是咱們要找你兒子的。她說哥,您今天回家,您跟我說說,都跟他說什麼了。這不就教育我妹妹的機會嗎?我跟他說什麼?我告訴妳,「先人不善,不識道德,無有語者,殊無怪也」。張夢馳身上的這些問題,就是妳跟妳的先生沒做好,這關了門說,妳們兩口子教給他怎麼做人了嗎?成天跟兒子談,上什麼功課,學什麼專業掙錢多,全是為自己。你看人家李嘉誠先生怎麼怎麼著,你看人家比爾蓋茨怎麼怎麼著。你們就拿孝親尊師不當回事,妳們就拿為眾生服務不當回事。妳對張夢馳照顧得無微不至,我就沒見過第二個媽媽那麼照顧孩子的,生活上照顧得無微不至。妳要不然就說,是張夢馳不爭氣,要不然就說張夢馳那個女朋友不爭氣,妳們就是看不到妳們身上存在的問題。我覺得張夢馳這個問題,我跟張夢馳說的這番話,你們兩口子都得聽著,不能一暴十寒。今天舅舅講了一小時,改了,明兒我又見不著了,見不著然後妳們家又這麼相處,過兩天他又得變。

所以我跟我妹妹說,我說我講的沒別的,我《弟子規》都沒講完,就講了一個孝字,就把妳有多麼不容易,妳得了什麼樣的病,我說妳好好琢磨琢磨,我說就這一件事,妳兒子就回頭了。妳說《弟子規》不偉大嗎?妳們兩口子打過、罵過、著急過,到香港堵過、勸過,有用嗎?就這一件事,媽媽還剩四年,明白了。有幾個媽媽?就一個。幾個女朋友?想找多少找多少。孩子不是不懂事,有善根那一說就清楚。我妹妹特吃驚說:哥,原來在家看電視都得讓著他,現在他一看電視:媽,您看哪個台,我幫您撥。原來考GRE、考托福,爸爸盯著,媽媽在門口搬個板凳坐在那兒,就聽著裡邊到底是上電腦,還是真做作業,費勁。天天生氣,著急上火,操心。大夫說,妳就不能操心,妳這乳腺癌,操心一定會出現問題。所以特別欣慰,她就去了瀋陽第三屆論壇,到那兒就把她度了,她才明白這是最重要的東西,回來特別興奮。

講這段故事,這是一個真實的母親跟兒子之間發生的衝突。其實我們在跟孩子相處、在跟家人相處,在跟親戚、鄰居相處的時候,我們心裡滿滿塞的都是自己。你看昨天劉素雲老師說的,我覺得你應該學鋼琴,我覺得你應該學數學。你想過孩子嗎?你愛孩子為誰愛?為你自己愛,你不是為了孩子。你愛爸爸媽媽,因為我學了《弟子規》,我要愛爸爸媽媽,為讓他們高興。侯總昨天一句話對我觸動特深,他是為了討好她,沒有感恩的心。你看他給太太拿拖鞋、繫鞋帶、打洗腳水。大家聽到這句話沒有?說我剛開始,就覺得我學了《弟子規》,我要討好我太太。你看,討好的心。了凡先生說,「苟有一毫媚世之心,即為曲,純是一片濟世之心,則為端」。討好就是媚世。我們跟老和尚說的每句話,有多少是真正對老和尚的感恩,還是媚世?真正對老和尚好,真正請他老人家長久住世,你得改過!你不改過、你不真學、你不真幹,他說的是廢話,你在出佛身血,他的心在流血,他沮喪極了。

今天師父早晨請我們幾個人過去,到寮房吃飯。我們無比的欣慰,師父老人家也很興奮,為什麼?真改過、真學、真聽他老人家的話,不在於什麼師父老人家給人鞠躬。感恩師父,怎麼感恩?化感恩為行動。他老人家來到這世界上,為什麼?就是為你改過來的。你不改過,你說你尊敬師父,你騙人!你根本就不拿人當回事,你騙的是誰?你騙的是佛。連佛你都騙,你說你讀《無量壽經》能讀懂?你說你念佛能念出法喜,這不痴心妄想嗎?所以這次來香港,很多朋友問,胡先生,你念阿彌陀佛,怎麼就念出法喜了?我說因為我改過。念不出法喜,你在跟阿彌陀佛之間有障礙。你看,佛在《無量壽經》上說,「常照光、歡喜光、智慧光、不思議光」。那你怎麼不歡喜?光是普照的,為什麼你沒感覺到光?你有障礙,就香港這陰天你說光進得來嗎?這陰天就是煩惱,光照在雲彩上邊,照不到這大地,改過就是要驅散陰霾,就是要把這烏雲驅散,怎麼驅散?講出來你的故事,認真考慮你有什麼問題。師父慈悲到了極處,就十六個字,難嗎?你要說《華嚴經》八十品,這是真難,事事無礙,理事無礙;事無礙,理無礙。這個不好懂,不是我們的境界。玄中玄,妙中妙,咱們放一邊不談。師父老人家說的,自私自利、貪瞋痴慢、名聞利養、五欲六塵,就完了。真正對照老人家說的東西,我們從早到晚檢討自己,你就去西方了。今兒早晨師父吃飯時候開示,我特別震動。他說,大德說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往裡邊鑽。地獄無門,你往裡邊闖,天堂有路你不走。大家問,我怎麼走天堂的路?改過而已!所以大家不要再提問題,提什麼問題?「行有不得,反求諸己」。求什麼,你不改過!所以我們當天,劉素雲老師十點到十二點講完,回去我就把我這小組叫在一起,發露懺悔。

胡先生,照你這麼說,那我們從早到晚,這事兒多了。你看自度度他,你自己覺悟了,拿出你的故事給別人講,所有的人都會拿你這個東西在衡量自己,丁嘉莉就這樣。我說我嫉妒心比妳強多了,我考大學的時候,讀研究生的時候,我英語的聽力特別差,但是我口語特別強,我說的能力特強。為什麼?不願意聽別人的。就知道跟這自己站上枝,到哪去都得以我為核心,有一個比我有錢的,我就不跟人見面,嫉妒!什麼,有錢上過學嗎?沒上過學。那不就是一個暴發戶嗎?嫉妒!說這邊是博士。博士,不去了,就會讀書,文憑愈高才能愈低,高智商低能兒。還說人家高智商低能兒。因為我也有這個病,所以一看她這個病,我特別敏感,為什麼?你傲慢、你嫉妒,你看到人就嫉妒。丁嘉莉老師來度我的。

我最近沒有男女之心,果然女同學就少了。我學佛的時候,旁邊女人特別多。我想就幹這個,你有病招來的。最近有轉變,特別是來之前。有一天,一個朋友說,胡小林,很多人想見你,大概有六、七個,我們在素餐廳等著你,你過來一下。我忐忑不安,我去餐廳之前,我說今天到底是女的多還是男的多?我到底有沒有功夫。我一看,好!就一個女的,行了,有進步。從《華嚴經》上來講,就是這樣,「幽須鬼神證明」,最近就全都是男的,讓我講課的也是男的,到我辦公室來拿資料也是男的,給我發短信的也是男的,沒什麼女的了。

所以丁嘉莉老師,我們這次在香港,她演出這一齣,嫉妒傅沖。誰感恩?我得感恩,你小子有這病,你沒這病,怎麼會看到這種情況?讀完《華嚴奧旨》你明白了,「一塵出生無盡遍」。出生什麼?念頭控制。你要出生那個嫉妒的,那就是你念頭有嫉妒,你病沒好,你的種在起現行。三細變六粗,你就看見了。然後,你跟丁嘉莉老師一塊嫉妒,你就苦果了,你就輪迴心造輪迴業,就這麼簡單。所以丁嘉莉老師給我演了這一齣,提醒我自己現在有這種嫉妒、傲慢,烏鴉吃不到葡萄說葡萄是酸的這種境界。我感恩丁嘉莉老師,我拿什麼感恩?指出來她身上存在的問題。所以《弟子規》說,「善相勸,德皆建;過不規,道兩虧」,這是自度度他,這是佛法,這是三藏十二部,你別小看《弟子規》。老和尚那天,我們在他那裡,在他的會議室。「汎愛眾」,我讀了快三年了。老和尚說,這個「汎愛眾」,什麼眾?眾緣和合而生,眾生,不是說人。你說這《弟子規》,寫這個的李毓秀,他是一般人嗎?他怎麼這三個字是汎愛眾,他怎麼不說汎愛人?李毓秀,那是我們的境界嗎?他拿個人給你舉例子,因為我們對人有感覺,說讓你汎愛狗,你根本就不接受。這個汎愛眾就是告訴你,從汎愛人開始,最後達到的境界叫汎愛眾。

我感謝丁嘉莉老師,我應該怎麼做?我應該講出來我的感受。我怎麼講?我不是批評她,我說我就這毛病,嫉妒心特強。學了佛,嫉妒鍾茂森,嫉妒蔡禮旭。我到馬來西亞,我一看我這大老頭,頭髮都白了,個又高。蔡老師又瘦,在我前邊,鞠躬的、磕頭的、簽字的、照相的。我在旁邊也沒人理,我這心裡真不好受。我幹嘛來的,我自己買的飛機票,到這受這刺激。在公司,咱好歹也是老大,司機給拉門,祕書給準備午飯。到這兒可好,還幫蔡老師提著包,人家給蔡老師送的鮮花,我還得幫拿著,我說整個一催巴兒,我說到這來成了服務員?這心理不平衡。你上過大學嗎?去過美國留過學嗎?做過買賣嗎?知道錢怎麼掙的?這一套就來了,五分鐘都用不了,把自己那點事全抖露出來了。搞過房地產嗎?去過國外嗎?懂英文嗎?不就《弟子規》嗎?我現在也能講,就是大家不認識我,早幾年,真是,多一年功夫多一年人。你看,多一年功夫多一年人,成了做手藝活,就這麼嫉妒。師父吃飯的時候,劉慧蓉給我一張盤,說菩薩有三重障。師父在講《華嚴經》上說,一個是貪心,第二是傲慢,第三是嫉妒。菩薩三重障,當了菩薩還有三重障,我這凡夫,那得三十重障。我就到師父那去吃飯,我說師父,這三重障我全有。師父說你都嫉妒誰?我說我有嫉妒蔡老師。師父說,你小子能成就就這一點,你真敢說。我說我再不說就下地獄了,我現在還來得及。

「千年幽谷,一燈纔照,則千年之暗俱除」,只要回頭就來得及。我們在中國開論壇,很多同學問,佛太不負責任了,幹了那麼多錯事,一念轉過來,就全抹了?我說真的,老和尚說了,因為他是自性,自性沒有久和近,沒有長和遠。你說這屋十年的黑,跟這一年的黑,那不都是黑嗎?你說十年的黑,我要十分鐘才能給點亮,一年的黑我一分鐘點亮,用得著嗎?一萬年的黑,只要燈一亮,就全沒了。一萬年的黑,相當於你作一萬年的惡,一燈纔照,就是《弟子規》,馬上千年之暗就俱除,這是自性。自性就這樣,自性沒有久遠,沒有多少、沒有遠近、沒有空間、沒有時間,所以這對我是很大的鼓勵。

我那天跟丁嘉莉老師、傅沖老師,我都懺悔說:天下的惡事,我沒有不幹的。丁嘉莉老師說,胡老師,那你現在改還行嗎?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就給她講了自性的道理,我的理解,這對我們是極大的鼓勵。真的像了凡先生說的,過不在多少,但以改為貴。多好!不是他們這些人來到這世界上,我們得被這個過錯給壓死。佛說,如果我們這三惡業,如果有形相的話,如果有長高寬體積的話,盡虛空遍法界都裝不下。但是一念一改,全沒了,這對我們樹立起改過的信心,非常非常有幫助。師父說,什麼時候改,你什麼時候就成佛;你什麼時候迷,你什麼時候就去惡道。

說正念現前,一心為善。我們在中國的講習當中,很多同學就提問題,什麼叫一心為善,說我不知道怎麼叫一心為善?我說一心為善就是只想別人,不想自己。我就這樣。我剛上電梯,夏天,看見小姑娘穿得特別少,就動心了。馬上就想著給媽打個電話,給它換過來。我說媽,我小林。兒子,你給我打電話,幹嗎?媽,妳的腰好點了嗎?沒事。不是,妳那心臟好點了嗎?迷糊了!兒子謝謝你,真高興你還打電話問我這心臟。我說媽還挺好吧?挺好,中午回來吃飯嗎?要不然晚上回來吃飯,給你包點餃子。跟媽聊了五分鐘,我媽特高興,謝謝兒子,你還惦記著媽,你那麼忙,你工作吧。我慚愧死了,我哪兒是因為愛我媽打電話,我是因為在電梯碰見一姑娘,我要給她換了,一心為善。人家老太太那麼讚歎,我就是這麼改。剛要跟人發脾氣,跟司機,馬上打開手機,從A到Z,看看哪個人我該打個電話。表姐,對了,表姐還跟我要套《弟子規》還沒給,趕快給表姐打電話,換!司機晚了,遲到六分鐘,遲到就遲到了。這要擱過去,就發脾氣了,幹嘛呢你,知道這碗飯怎麼吃嗎?幹什麼不吆喝什麼,就來了,開二十分鐘路得罵十分鐘,一直罵到自己渴了喝水為止。原來就這樣,現在一遇到這種情況,馬上換,這是我的經驗,阿彌陀佛壓不住,太遠了,業障太重了!我就換,因為這些朋友、表姐、媽媽,她很近,有感覺,長什麼樣、多高、多大歲數。阿彌陀佛對我來講,就我這罪孽凡夫,想阿彌陀佛我還早點,我還是想想我身邊的人。我就這麼換,一心為善。

記得今年春節,一個大哥,他說小林,你跟這些領導都熟,咱們吃個年夜飯,大哥出錢買點禮品,咱們一塊坐坐,你幫我組織組織。因為我在我們北京有一個俗稱叫祕書長,什麼祕書長?飯局祕書長。誰約飯局都找我。約飯局挺辛苦的,十個人吃飯,得打四十個電話。這個領導星期一不行,那得改成星期二,那個領導星期二不行,星期三行,這一個人就通知好幾遍。誰愛吃什麼,地址怎麼弄,特別辛苦,吃頓飯。反正大家都不願意約,都是領導,都是大富長者,具體幫著蔡老師拿花這事也不能人家幹,得我幹,催巴兒,約好了。今年春節,這才幾天。你說胡小林我拿李炳老這本《無量壽經》,我真心裡顫!這幾天我都睡不好覺。他說小林咱們多少人,我得買點MP4,送點禮。我說大哥,夫婦倆一起來,還有單個來的,加在一起一共十三家,二十二個人。那行了,那我就買十三個MP4,再加上你的。我說大哥,我就不要了。心裡不這麼想,那最好來一個,聽經。到吃飯了,吃完飯,我這忙一圈了,忙一個多禮拜組織飯局。到走的時候我拿這個禮品,我說這誰誰誰給您買的,過節了,買點禮物。結果老領導兩口子,一人拿一個,把我那份給拿走了。我說大姐,大哥拿了。是啊,這特好,我們家還有一小孫子。我說大姐,是啊,一家一個。沒關係,反正趙總有錢。就把我那份拿走了。我都捐了二千七百萬了,我這三年,就這一個MP4還心裡不舒服,心裡還酸溜溜的。本來有點積極性安排這飯局,琢磨來個MP4,結果還雞飛蛋打,白忙活一圈。掏了錢,請了客,最後連MP4也沒撈著。

這就是胡小林兩個月以前,得了嗎這個?得了嗎你們說?不改過怎麼能行。每當出現這個問題的時候,賢首國師在《妄盡還源觀》說,「乃至小罪心生大怖」,小的罪過心生大怖。諸位同修,咱甭說《華嚴》境界,賢首國師這句話你能做到,以小罪而心生大怖,這話明白嗎?小的過錯而心生大的恐怖,你就成了!不用念佛,念什麼佛?念佛是念覺悟,覺悟什麼?什麼叫佛、什麼叫覺悟?我前兩天講,覺悟就兩件事,一個是覺知,第二叫覺悟。覺知是什麼?貪瞋痴慢來了,家裡來賊了,我意識到了。覺悟?覺悟就是醒過來了。醒過來,我對世間的萬法萬物怎麼形成的,事跟理,因和果,我都清楚了。覺知成就的是根本智,清淨了,解決的是涅槃問題;覺悟解決的是後得智,了解萬法萬物,好度眾生,我們叫菩提。這叫念佛,不是嘴裡跟著念,不是!佛是覺悟,覺悟什麼?覺悟到自己的問題,改正過來。說你念了多少聲佛號?一萬聲。你念了多少聲?十萬聲,這沒關係。你念多少聲佛號,你發現不了自己身上的問題,沒用!一心為善,正念現前。一心為善就是做好事,反正就是不能想自己。剛想打這個電話,我就這樣,我下級挺多的,有懷孕的,生孩子的,我根本就不管,我需要打電話,我管妳睡午覺不睡午覺,我管妳這是餵奶時間不餵奶,拿起電話就打。現在剛想打這電話,人家剛生完孩子,國家的政策規定有餵奶時間,你能不能在餵奶時間以後打這電話,真急到那分上了嗎?這就是菩提,這就是覺悟,你心裡有別人了。念什麼佛,這就是佛,一心為善。

我這次來之前,我有個同事,自己脊椎是S型的,三十歲不到,是很重的殘疾,身體是歪的。而且人家說,她到了四十歲就癱瘓了,年輕,肌肉還有勁,還能撐著,到了四十歲以後,可能就會出現問題。我特別著急。人事行政部說:胡總,那每個員工都可以請假看病嗎?她得治療,她得按摩,按摩你不能讓她週末去,週末大夫也不上班。人事行政部經理就說。現在改成送愛心部了。我說,必須得給她星期二、星期五下午半天去治病,咱們攤上了,就得這樣做,因為她是病人。她挺不努力的,公司來電話她為了不接電話,她把電話放在旁邊,摘下來。你看,管理公司經常出現這問題。她憑什麼呀?表現好的,我覺得還可以。我說她表現不好。沒有她,除了自性之外沒有別人。她表現不好,說明我們的工作不到位,「皆己之德未修,而感未至也」,怎麼到現實生活當中,就把了凡先生這個忘了?看到她的問題,誰的問題?你沒那個德行,你感化的工作不到位。感恩,我說,工作有缺陷,妳好意思還跟我這兒說,她什麼什麼,摘電話、說瞎話。她能不說瞎話嗎?她病成這樣,她哪撐得住?法寶管得特別亂,她在文化部工作,那架子上堆得滿處都是。我說你體會體會,一個S型的脊椎,她上高搬這個箱子,她能叫動誰?叫司機,司機聽她的嗎?叫男孩子,她指揮得動男孩子嗎?她能上這個高,就很危險了,上這個架子,能把法寶扔上去,我們考慮到我們的不足了嗎?她說那是咱們的問題。對,咱們不關心她。

我說我自打外面講經以後,電話特別多,多煩。她從早到晚,她坐在那兒,她那個S型的脊椎,拿著電話,從早到晚就這,不是要法寶,就是哭訴,要見胡小林的,給胡小林送兒子的,全這個。我不能接,我得搞自私自利,我得念經。她得給應付,寄法寶。我說必須得星期二、星期五,下午兩個半天,我給她聯繫的大夫,就是咱們家認識的。去了。去了公司人家不平衡,憑什麼,她兩個半天?我說,你們要得S型脊椎,你甭得S型,你得L型,你們都可以去。這能這樣嗎?老和尚說,我們要成立一個家,家裡有病人,你們就這待遇?這要是你們姐姐病了,你們會這樣嗎?教育!我各個部門叫來,我們怎麼看待這問題。我先抓中層幹部,有沒有生起這種,如果我們兄弟姐妹,《弟子規》說這麼清楚,「事諸父,如事父;事諸兄,如事兄」。咱們甭說這個,人家現在有病,還是胡小林掏錢,根本就沒讓你們操心,人家沒讓咱一把屎一把尿的照顧,人家就是說利用公司上班的兩個半天去看病,還不影響你們,你們就這樣攀比?那我們也有發燒的時候,那我們家也有出事的時候。我說你們都歇著,我告訴你們,歇著你們病也好不了,我告訴你,就你們這惡心惡念。

我來之前到春天了。她父親是酒精肝,從年輕就喝酒,一天喝八兩,而且五十六度,那很貴那酒,喝最便宜的酒,二鍋頭。酒精肝,大家可能不知道什麼叫酒精肝?我說妳爸為什麼不戒酒?她說我爸一戒酒就哆嗦,走路都走不了。我說那什麼意思?她說我爸只有喝。喝那就肝硬化、肝腹水。妳那意思就怎麼都不行?戒酒哆嗦,沒法生活,不戒酒就酒精肝得死。她沒什麼關係,現在住院也不好住。我這操心,我就老想,我對待她能像對待我妹妹這樣嗎?愛說瞎話,我感化她的機會來了。我胡小林得像個老大哥,我真得把她當妹妹愛,我就不信她這人是感化不了的。感化不了,就是你的心不真誠。那侯總怎麼一拜山,媽媽七點四十怎麼就坐起來喝水?為什麼你看這雲彩讓它散開,它就散開?沒有別人,除了你念頭之外,還有什麼?我就給她爸聯繫醫院,求爺爺告奶奶,我來之前住進去了。

住進去,我再往下做,我拿一萬人民幣,我請她到辦公室,我說妳看,老爺子病了,多大歲數?跟您差不多大,六十,比您大五歲。我說就是我老大哥。我說我也不會買東西,給點錢,啟動愛心基金。那小女孩受不了了,她說這哪行,我這一身的毛病,又說瞎話、又摘電話,而且交給我的工作也沒完成好,我這一個禮拜兩個半天,我就覺得已經很不落忍了。我這爸爸病了,您老人家那麼幫忙,幫我聯繫醫院,這不說了,您今天還給我一萬人民幣,這我怎麼敢當!深深的鞠一躬就掉眼淚了。我做得那麼不好,您對我這麼好。我說妳沒有做得不好,妳特好,我這一萬塊錢是獎勵妳的,不是給妳爸的,獎勵妳教育了我,使我看到自己身上的不足。胡總,我現在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給你來電話,您真是菩薩,您怎麼會這麼看這問題,我的表現不好是教育您?對,因為我不負責任,因為我曾經摘過電話,因為我放東西亂,我就看到妳放東西亂。她說您說這個愈說愈玄了。我說這就是華嚴境界。其實華嚴境界我也沒太讀懂,我實在解釋不了,我就說是華嚴境界。她說那我看《華嚴》,我說您別看《華嚴》了,好好看《弟子規》,把妳爸照顧好。我說《華嚴經》不是妳該看的,當前要救世界先救自己,《華嚴經》太深。

所以我們真的是這樣,我們自己不負責任,我們看到的孩子就不負責任;我們自己愛佔便宜,你看到別人就佔你便宜;你愛發脾氣,發脾氣的人就出現;你要對立,對立的事情就來,你信不信?信佛!埋怨誰?感恩,這種事情出來,要不然你不知道自己的問題。這些人做這個示現,來佔你便宜了,你還跟人沒完沒了打官司,還給人告法院,你告什麼法院?你心裡沒這個病,能來這個醫生嗎?來這個醫生,你把藥吃進去,不就完了嗎?他就走了,你跟他計較什麼?第一要好好吃藥,第二要感恩,下次不能再犯,不貳過,這就完了!下次你佔便宜他又得來,愈來愈大這個藥。佔小便宜吃大虧,就這個道理。你看,我佔了五塊錢便宜,那人就來十塊錢的事,你再把這十塊錢的便宜佔完了,下次你就吃一百塊錢的虧,不就這路子嗎?哪有白來的事。

所以大家問我怎麼學習佛法,這就是學習佛法!我們日常生活當中,怎麼能碰到這種員工?佔便宜、說瞎話、摘電話、法寶收拾不好。遇到這個的時候,老和尚說,邊見,就是對立,是不是?你有沒有對立的心?她不好,她不對。算了,我別跟她計較。錯了你,什麼叫算了?都是你的錯,你算什麼你算?直下承當拿過來,哪有什麼就算了,我不跟你計較,大人不記小人過,我學佛了,我跟你弄這個?我得去西方。你去不了,你沒改你。她佔便宜、她摘電話、她說瞎話,都是你的病,你說什麼說?大夫來給你看,你不吃藥,你還說這大夫不怎麼樣,罵這大夫。所以我們一定要抱著這種正知正見來生活、來工作。我們如果老是這樣提醒自己,你看我昨天,恭送老和尚,說胡小林你個高,拿著傘。就煩惱,要擱我過去,我就上去我得揍他了,弄一個車在門口,弄三個大箱子,老扒拉我,那香港小伙子挺五大三粗的,穿個紅背心。我跟你說過了,別老跟這站著。香港話我聽明白了那意思。我不會說香港話,他啪拉我一下,我那麼大歲數,得了,學佛的,別跟他計較了。我得站門口,他拿第二個箱子了,跟你說了沒聽見你啊!乓把那箱子扔地下了,哐一聲響。得了,這也就是香港,強龍壓不過地頭蛇。我就這脾氣,擱我過去,老和尚下來,你開什麼玩笑,小伙子你愣頭青你,就這個,昨天晚上。

你一想錯了,你對老人不恭敬,你粗暴無禮,你怎麼會看到這種景色?度你來了,你拿別人當回事嗎?還是有問題,還是阿賴耶識裡有這種子,起了現行,要不我看不到這一幕。老和尚說,你開車看到這山,我沒想到山,「一切法由心想生」,怎麼這山就出了?老和尚說,你阿賴耶識有這個種子,你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山就形成了。這小伙子,我沒想。你不必想,你能想,你那粗心大意,你能知道你有什麼念頭嗎?一彈指三十二億百千念,你哪知道你念頭裡有什麼?你要知道,你能觀察到這麼細,每一個念頭你都能看出來,那你還在這待著嗎?七地菩薩。您不到七惡道就不錯了,七地菩薩。所以這小伙子昨天晚上特別粗暴。我粗暴,我有問題,我不管不顧。感恩,來香港讓人上一課,咱往低了說,忍辱,識時務者為俊傑,這不是打仗的地方,忍,忍是福德,那不是功夫。

理懺,大家老問什麼叫懺悔?這就是理懺。「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假的。這境界還不夠,沒報恩,這就是我的事,我就是做錯了,我就是這小孩,我就是年輕時,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幹過這種事情,只想自己不想別人,今天起現行了,得病了,得病這小孩就來治你這病,感冒了給你包感冒沖劑,喝了下次咱不這樣了。而且感恩這小伙子,三個箱子就啪拉我三次,最後還扔在地下,就那意思,你怎麼搞得你,就是那意思。無比的感恩,考驗自己境界不行。來香港這三天,先是劉素雲老師安排講課不高興;後來林紅娜把傅沖的事給忘了,不高興;然後這小伙子,昨天晚上。什麼叫學佛?這就叫學佛。什麼叫感恩?這就叫感恩。所以我們常存此心,功德無量。關鍵你要存這個心,就是我不行,任何人都是菩薩。印光老和尚說了,「看一切人都是菩薩,唯我一人實是凡夫」。以小罪而心生大怖,甭多了,「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咱們得學會的多了去了,這點東西。你甭學多,《弟子規》一條也行。關鍵學了得做,你得記住它,你得真幹。

所以,我昨天晚上回去,我特高興,今天小伙子給上一課,消了業障,這個種子起現行了,過去我肯定就這麼粗暴無禮。那我這粗暴無禮比他可粗暴無禮多了,拿人家不當回事,稍不順心就不高興,那不就是嗎?劉老師十點到十二點,我不高興,小伙子不是當天晚上就讓你不高興了嗎?你不是氣憤嗎?你不是不平嗎?這小伙子在你面前就表現這氣憤和不平,說什麼?你心髒,你就經常看到垃圾。真的,原來我看過一本書,叫《當和尚遇到鑽石》,我那時候學佛學得不深,我說怎麼是這樣?你要貪污、偷稅漏稅,你就老看見泥坑,就是當你一看見泥坑的時候,你就知道,你在經濟上有問題;如果你老碰見垃圾,就是你感情上出現問題,我當時特別不理解。《當和尚遇到鑽石》怎麼這本書這麼說?今天真的明白,我當時還特看不上這本書,我覺得迷信,老和尚說得對,那時候我在看老和尚講《地藏經》。這書不行,完全是邪知邪見。今天回過頭來一看,人家比咱境界高,人家和尚說得對。

所以,我們看到員工佔小便宜,就是我們要佔小便宜,你看,MP4沒佔著。所以員工報銷條多了點,多點多點,提醒,你改了以後,員工就不佔這便宜了。在你之外沒有另外的員工,承認不承認?在你自性之外,沒有另外的佔便宜;在你自性之外,沒有另外的發脾氣。全是幫助你的,多慈悲。到地獄也是這樣,你病到那種程度,不用這藥治你,不行了。您倒想看到西方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您有那福氣嗎?你這一身的毛病,他來了治不了你的病,他不是不願來。「隨眾生心,應所知量」,你惡到什麼程度,那菩薩就惡到什麼程度。江本勝博士水試驗,就說明這問題。你什麼念頭,水就成什麼樣子。水就是菩薩、就是佛。「圓滿昔所願,一切皆成佛」。你成佛了,這水就再也不會結那髒的圖案,不好看的圖案,為什麼?你念頭變了它就變了,你是佛了,這水就是佛了。圓滿昔所願,一切皆成佛。問誰?得問您。你是佛心,你看什麼都是佛,江本勝博士水試驗就告訴我們這一條。你看你愛心,那水的結晶圖案就漂亮。你是惡心,那水的結晶圖案就,那水是什麼?那是來度你的菩薩,告訴你,你看這水的圖案多好看,你愛心,你要老保持愛心,我就老給你好圖案,這就是加持、鼓勵、幫助、促進。你一惡心它提醒你看這結晶不好了,我可不能這樣了。「三人行必有我師」。你覺悟了,這就是學佛,不是這道理嗎?

所以我們從早到晚,我們得感恩,我們今天做為人來講,我們能學習,能聽經教,我們有覺悟,我們從早到晚都懷著喜悅的心情投入生活。所有在你這境界當中,發現的人,所遇到的事情,所看到的情況,全都是在幫你覺悟。你能沒有法喜充滿嗎?我天天都在進步,我今天又發現十個錯誤,十個人對我不好、三個人罵我、六個人坑我,多好!真等到臨走那天,去西方了,就沒人幹這個了,全是佛菩薩來接你。藥沒有好壞,因病與藥,完全是根據你的病。所以從我們學佛人的角度來講,沒有不是,「病亡則藥亡」,病沒了,藥就沒了。「舉空拳以止啼」,全是假的,都是為了給你治病的,真正病好了,哪還有什麼藥?

很多朋友這次來香港問我,你怎麼修學的?你日常生活當中做什麼功課?其實我跟大家說,我沒有做什麼功課,這就是功課。走路你看兩人吵架,你覺悟,怎麼吵架讓你給看見了,跑到香港都看吵架的,你說你這病到什麼程度了?覺悟!
今天時間到了,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胡小林老師

胡小林老師

胡小林,男,1955年出生,北京匯通匯利公司董事長。 國家恢復高考後(1977年)第一批大學生,研究生學歷,後放棄優厚的國家單位、移民加拿大、經商從事房地產、成立北京匯通匯利壁掛爐公司,從接觸傳統文化開始學習《弟子規》,並在企業中落實推廣《弟子規》,按照《弟子規》來管理經營企業,短短兩年時間,不但他自己本人洗心易行,完全變了一個樣,而且帶動公司所有員工落實《弟子規》,幫助無數個員工家庭的重新找回和諧與幸福。

More Posts - Websit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