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請問如何成為佛的好學生?

答:諸位同修都應當知道,現代的社會倫理與道德完全廢棄了。前幾年我在美國,很多同修在空閒的時間都來找我訴苦,說兒女叛逆不聽話﹔老師也來找我訴苦,說學生不聽話,在教學過程當中是苦不堪言。世法如是,佛法亦如是,不但我講,過去演培法師也常談到。

演培法師是我的老友。十幾年前,我初到新加坡時,他在新加坡建立道場,也收了徒弟。我說:「不錯!你徒弟很好。」他笑著說:「這個時代沒有師徒,隻有朋友了。」這句話的意思很深!現在世間沒有父子,也沒有師生,佛門裡也沒有師徒,大家能當作朋友看待就很好了。時代不同了,從前有父子、師生的關系,現在沒有了。我這一代還有,所以我對教導我的老師,仍然念念不忘。我不忘老師的教誨,老師如何教導我,我就如何學習,念念當中依教奉行。而學習不是一天、兩天或一年、兩年,而是一生的事情,這才是「報師恩」與「報佛恩」。

我們是凡夫,凡夫在一生中不能成就的原因,就是隨順自己的煩惱習氣,這個虧就吃大了。古今中外,凡是有大成就的人,決定是放棄自己的成見。我們的成見是錯誤的,是從自私自利而生,是從妄想、分別、執著而生,不是正確的。我們有幸能遇到佛法,遇到善知識,要想做個好學生,真正有成就,決定要放棄自己的成見與煩惱習氣。

世尊在《華嚴經》教導善財童子隨順善知識的教誨,這很有道理。真正善知識對待一切人,決定是平等而無條件的,他的教學完全是看來學習的人。學生是不是真的想學,從態度上可以看出來﹔也就是印光大師說的,「一分誠敬有一分成就,十分誠敬有十分成就」。所以,要有真誠恭敬心,要尊師重道。

諸位要曉得,決定不是老師刻意要求你尊敬,若是如此,這決定不是好老師,不是真善知識。誠敬是我們的性德自然流露,決定沒有虛偽,而是謙虛、恭敬。學生隻要有這樣的本質,就可以教導﹔在佛法講,這是「法器」,善知識不幫助他就有罪過。他不能接受,你可以不必幫助他,因為幫助他也是白費功夫,他已經自滿了,填不進去了。以佛門來說,祖師大德一生得不到傳人的太多了,所以師生的緣是可遇不可求,遇到了是過去生中殊勝的因緣。學生肯學、好學,老師肯教、歡喜教,這當中有真樂,決定有成就。

李炳南老師是印光大師的傳人,他在台中弘法三十八年,聽他講經說法的有幾十萬人。我跟他學習的時候,當時「台中蓮社」的蓮友有二十萬人,我概略的估計,學生超過五、六十萬人,而真正傳他的法隻有三人而已,哪有那麼容易!決不是老師吝法,老師的心清淨、平等、大慈大悲,問題在於學生肯不肯學?肯學,就是把自己的成見、煩惱、習氣完全放下,「老師怎麼教,我就怎麼做﹔老師不准的,我決定不能違犯」,這種人是法器,這種人能學到東西。

我到台中第一次跟他老人家見面,說明自己的來意,我的目的就是跟他學講經說法。當時老師第一句話就說:「你想到我這裡來學,你得答應我三個條件,這三個條件你能接受,我收你,歡迎你來﹔三個條件不能接受,你到別處去,另求高明。」

我說:「哪三個條件?」

第一個條件:「你既然到我這裡來學,一切聽我的。你隻可以聽我講經說法,除我之外,任何法師、大德講經說法不准聽。」

第二個條件:「從今天起,你無論看佛經或是看任何書籍,都要向我報告,要得到我的同意,我要是不同意就不准看。」

第三個條件:「你過去所學的,我不承認,一律作廢,你到我這裡一切從頭學起。」

他提出來了,我想了兩、三分鐘,我答應了。這三個條件初聽之下很苛刻,好像老師很專制、很跋扈,目中無人。當時我想:「既來之,則安之,一切隨順老師的教誨。」大概三個多月之后,我就感覺到他的方法有道理,因為我的煩惱輕、智慧長。煩惱輕的原因,是他不准我看、不准我聽,隻跟他一個人學,走一條路,不像從前路太多了,摸不到方向﹔現在統統都斷絕了,隻跟著他走,一條路,心定下來了。三、四個月看到效果了,半年之后覺得老師這個方法好。當時老師告訴我:「教導你的這三個條件,決定要遵守五年。」五年之后,我深受利益,我再延續五年,我遵守老師的教法十年,我這個根是這樣扎下來的。

大概是八八年,我第一次到新加坡,遇到了演培法師。有一天,他請我到他的道場講開示,我勉勵同學要跟老法師學習,我說:「老法師在我們這一代是唯識專家,專攻唯識經論,非常難得!」我把我跟李老師求學的經過向大家報告。我講完下台之后,到客廳與演培法師喝茶、閒話,演培法師告訴我,他作小沙彌時,在溫州「觀宗寺」諦閑老和尚會下,老和尚也是教導他這三個條件。

我一聽之后恍然大悟,這三條不是李炳南老師的專利,而是中國自古以來代代相傳,所謂的「師承」。諦閑老和尚也是教他這三條,很可惜他沒有遵守。他在「觀宗寺」住了一年,偷偷的跑了,他跑到「南普陀寺」親近太虛法師,因為當時太虛法師辦佛學院。我很替他惋惜,他若是繼續跟隨諦閑老和尚,他現在就是一代祖師,因為太虛法師的佛學院是現代化的,諦閑老和尚是祖傳的。

我所學的也是祖祖相傳下來的,不是佛學院學來的。我一出家就教佛學院,我沒有念過佛學院,但我教過不少佛學院,最后佛學院也不教了,因為佛學院的老師太多,科目也太多,學生不能成就,我對不起學生。真正能成就,就是中國古代師承的方法:「一門深入,長時薰修」,我還是堅持這個辦法。

人必須放下妄想、分別、執著,才能見到真理。最怕的是嚴重的成見,嚴重的執著,執迷不悟,真的東西你看不到,你被迷惑了。自己必須沒有一絲毫成見,對人對事謙虛、恭敬,才能見到真理,才能認識善知識,才會歡喜親近,這對我們有很大的幫助。

淨空老法師

淨空老法師

空法師,法名覺淨,字淨空,一九二七年出生於中國安徽省廬江縣,俗名徐業鴻。一九四九年旅居台灣。五四年先後追隨一代大哲桐城方東美教授、藏傳高僧章嘉呼圖克圖與儒佛大家濟南李炳南老教授,學習經史哲學以及佛法十三年,而於佛教淨土宗著力最多。簡言之,「真誠、清淨、平等、正覺、慈悲,看破、放下、自在、隨緣、念佛」是淨空法師立身處世不變的原則。「仁慈博愛」,「修身為本、教學為先」是他講經教學純一的主旨。「誠敬謙和」、「普令眾生破迷啟悟、離苦得樂」則為其生命中真實的意義。

More Posts - Websit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