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入門

         弘法三十年心得

         淨空法師主講

昔人學佛,首需五年學戒,此是佛陀教育新生訓練,遵守老師教誨,福慧雙修。修福即是爲常住作務、護持道場,修忍、修定;修慧即是依止明師,依教奉行,不得違失。

親近善師,必要有能力辨別真妄邪正、是非善惡,才能出離畢業,開始參訪遊學,增廣見聞,成就圓智。當然,比起華嚴經中善財童子,明心見性 後,才離開老師的能力,是相差很遠。不過,能夠有一點辨認佛法正邪的能力,已經是相當難得。因爲有此學習基礎,才可以涉及各種經論,上求下化,自利利他, 根境相接,不致迷惑顛倒。如果沒有忍、定、慧的基礎,即從廣學多聞入,其結果正如清涼大師所說:‘增長邪見’。須知佛法的修學,不同世法,老子說:‘爲學 日益,爲道日損’。求世間的學術是可以廣學多聞,增長知識;修行人則是求日日減少煩惱習氣,遠離妄想執著,培養清淨心。清淨心起用,即是四智菩提。否則, 像現前世間有些人,學佛就像學世法一樣,所求只是增長佛學常識,無益于三學。佛法修學的目的是三學:‘戒、定、慧’,但是真正的目標,是在‘智慧’,智慧 就要從甚深的禅定中求得,可是禅定又要從戒律上栽培。所以,戒是手段,定是樞紐,慧是目標。有了智慧,一切生死,六道輪回等問題,都能夠解決,可見修定的 重要。修定就是老子說的‘爲道日損’,把我們的妄想、執著、知見舍棄掉。如同般若經說的‘般若無知’,心經所講的‘無智亦無得’,自心恢複本淨,真智自然 現前。我們今天‘有知’、‘有得’並不是究竟法,真正的究竟法是‘無知亦無得’。

基于此,古人修學不論在家出家,都應遵守五年的基礎教育。教下基礎教育,多由讀誦大乘入門。讀經、背誦經典就是修慧。像沙彌律儀就著重福慧 雙修,十戒、二十四門威儀是自己生活行爲守則,實踐力行的規範。除道場作務之外,就是讀誦主修經論。如華嚴宗,就必須要讀誦華嚴經;天台宗,讀誦三大部, 如果五年還不能背誦,就不能算有成就。背誦的目的是戒定慧三學圓修圓證,因之成就根本智。根本智就是‘般若無知’、‘無智亦無得’。

背誦經典何以是三學圓修呢?當知戒律的精神是‘諸惡莫作,衆善奉行’。諸惡莫作是小乘戒,衆善奉行是大乘戒。我們讀經時,心裏不起任何妄念,就是 ‘諸惡莫作’。經典是佛陀從真如自性中,流露出來的真言,是善中之善,讀誦正是‘衆善奉行’。又念誦時要專心致志,不能心有二用,這就是修定。念經時自始 至終念得清楚分明,沒有念錯、念漏或顛倒,這就是修慧。所以說讀誦經典,即是戒定慧三學同時圓修。然讀誦時不必求解,思惟經義。因爲一落入意識——分別、 執著、妄想——戒定慧三學全被破壞,就跟一般人念世間書是沒有兩樣。要知道,‘經典’是沒有意義的,沒有講法的,是活句。如果有意義、有講法,就是死句。 經典在應用時,必然是活活潑潑,依之生起無量智慧,所以讀誦時,是用它來修清淨心、平等心,戒定慧三學的,無需急急求解其義也。若是真的開悟以後,再看看 各家注解,會發現每個時代地區適用之無量義,自有體悟處,這就是‘般若無知、無所不知’的真實義。‘無知’是‘根本智’,‘無所不知’是‘後得智’。‘無 知’是‘實智’,‘無所不知’是‘權智’,也就是在應用時無所不知。悟入之後,經典展開,可依聽衆的程度,深淺長短的講,沒有不自在的。這就是依釋迦牟尼 佛的言教,引發自性的智慧,而不是解釋經典的字句名相,這樣自己他人才能真正受益。如果說,沒有經過這種基礎——根本智——的訓練,拿到佛經,充其量也不 過是世間書。所講解的縱然依照古大德的注解,也是講到皮毛,因爲古德的心得體會不到,佛的真實義,又怎麽會曉得呢?由此可知,基本訓練實在太重要了。

有一些同修聽到要背誦經典,都很害怕。可是不用這個方法,我們的根本智、戒定慧又到那裏學呢?華嚴經說:‘行布不礙圓融,圓融不礙行布’, 讀經是圓修,戒定慧一次完成,這是圓融的修法。在生活方面是有次第,戒定慧依序的完成,這是行布的修法。但是不管用何種法門,用什麽經典,所謂‘法門平 等,無二無別’,目標都是一致的,就是求戒定慧、求解脫,求明心見性。而讀經既然是圓修的方法,所以經典的選擇,份量要適中。例如‘心經’一遍才三分鍾, 時間太短,就達不到效果。古人多半采取‘法華經’、‘楞嚴經’,念一遍大約五、六個小時,以此攝心,效果就很大,積以歲月,功夫(心身清淨是功夫)當然不 可思議。但我們生在工業社會時代,不論在家出家,生活都很忙碌,要選擇大部經典來讀誦實在有很多困難。若能每天讀經兩小時,放下妄想來修‘戒定慧’,已是 很難得了,所以選擇經典是入門第一課題。確定了經典,每天至少從頭到尾要念一遍,一直念五年,其它的經論暫時放下,‘心’才能真正的定下來。五年以後,再 看一切經論,自然能明了,因爲定能開慧,這就是佛法的基本教育。我們今天沒有受過這種訓練,心裏永遠是亂糟糟的,看一切經論都很茫然,即使努力勇猛精進, 一生仍然不能成就。

若發心專修淨土,後學恭敬介紹讀誦‘大乘無量壽經’。夏蓮居大士會集本‘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梅光羲(李炳南老居士之師)稱之爲無量 壽經九本中最善之版本,又說:‘欲宏佛法于今日,必須提倡淨土;欲弘淨宗,必先弘此經。果能人人持誦,則因果自明,身心自潔,劫運自轉,太平自至。蓋統攝 二谛,未有明備簡要若此者也。’以其份量適中,不長也不短,大概念一遍要一個半小時,念熟了只要四十分鍾。在海外深盼僑胞子弟能讀誦此經,因有(一)不忘 國語,(二)不忘中文,(三)熟悉文言文,(四)通達佛法等四大殊勝利益。念經就是念佛,經中將西方極樂世界依正莊嚴,阿彌陀佛殊勝功德,說得很清楚。楞 嚴經說:‘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讀經就是憶佛,心裏不起念頭則已,起念都是西方極樂境界,這就是相應,就是一念,就是一心。從前善導大師,教 我們念佛三個要訣:‘身專禮阿彌陀佛,口專稱阿彌陀佛,心專想阿彌陀佛。’身、口、意三業若是專修,一百個人修一百個往生,一千個人修一千個往生,萬修萬 人去,沒有會遺漏的。相反的,若是雜修,也就是念佛以外又參禅、又學教,又持咒、又拜忏,又做法會;心不能專注,大師說這種修法,一萬人中難得有二、三人 往生。我們曉得,在傳記中說,善導大師就是阿彌陀佛的化身,他的話,就是阿彌陀佛親自跟我們說的,不容許絲毫懷疑。而且,無量壽經所提示的修學宗旨,就是 ‘發菩提心,一向專念’,跟善導大師所提倡的專修,正好不謀而合。

佛法的修學,不管任何宗派,一定要具足理論、方法、境界三個條件。如此修行,才能得到真正的法喜。我們就以本宗(淨土宗)來說明。善導大師 在觀經四帖疏中,提到‘發菩提心,一向專念’的經訓,可見專修的重要。至于‘專’,前面說過,就是身口意全部攝在阿彌陀佛的境界上。而發菩提心呢?蕅益大 師在要解中告訴我們說:‘發願求生西方淨土的這個心,就是無上菩提心。’這樣的說法,古來的祖師大德從來沒說過,而蕅益大師卻一語道破。‘要解’,印光大 師曾贊歎說:‘理事各臻其極,爲自佛說此經以來第一注解,妙極確極,縱令古佛再來,爲彌陀經重作注解,亦不能高出其上。’真是贊歎到極處,由此可知,要解 的每一句話都值得留意。再仔細的觀察,蕅益大師說的到底有沒有過分呢?我們翻閱大乘經典來研究,就會發現他說的非常真確,因爲‘無上菩提心’,就是成佛的 心;而求生西方淨土,就是‘一生成佛’,也是名符其實的‘即身成佛’。可以說,西方淨土所成的是圓教‘無上正等正覺’。可見蕅益大師的話恰當好處,一絲毫 都沒有疑惑。現在方向、目標都明白清楚了,這個法門究竟在佛法中是什麽地位?若能閱讀所有大乘經典,一定會發現,佛說一尊佛的教化區,是一個‘大千世 界’。大千世界有人說是銀河系,有人說比這還要大,但是不論如何說,都是很廣大的區域。可是阿彌陀佛的教化區,不只是極樂世界,而是盡虛空遍法界,十方三 世一切諸佛國土,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所以,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沒有一尊佛不講阿彌陀經,沒有一尊佛不勸衆生念佛求生淨土。這種事實必須清楚,就會感覺到阿 彌陀佛,就像諸佛世界裏面的一所佛教大學的校長;而十方三世一切諸佛,就是阿彌陀佛派到各地招生的負責人,勸導十方衆生同生極樂世界,一生圓成佛道的使 者。所以,阿彌陀佛實在太偉大了,念一尊阿彌陀佛,就是念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生西方極樂世界,就是生一切諸佛刹土。並且,西方世界是很容易去的,不像其它 諸佛世界的條件很苛刻,想去也未必去得了。這樣一想,有誰不想求生西方呢?

諸位善友,我們十分慶幸,得遇此第一無上法門,誓願見佛往生,發心專修專弘。深體彭二林之言:‘此實無量劫中,希有難逢之一日也;然則遇此經者,可不寶諸。’今日緣熟,敬以此法虔誠供養與會四衆,普願同修同弘,同生淨土,同見彌陀,同證圓滿無上菩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