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門深入

一門深入  (共一集)  1997/9/22  新加坡淨宗學會  檔名:20-011-0922

佛法修學成就之秘訣只在一門深入長時熏修八字果能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無有不成就者

佛法修學成就之秘訣只在一門深入長時熏修八字果能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無有不成就者 - 淨空老法師墨寶

這兩天我們在講席當中節錄清涼大師《華嚴經》的疏鈔,特別強調「發菩提心」,尤其是「大悲心」的重要。

前天我們將重點放在聽經上,聽經是很大的功德,昨天我們將重點放在講經上,說、聽的功德利益無量無邊,一般人不知道事實真相,所以往往把這樁事情疏忽了,這種殊勝的功德利益對自己來講就是密集的薰習。佛法,特別是法相宗,實際上任何一個宗派都沒有例外的,非常著重薰習,在阿賴耶識裡頭薰習成種,經上給我們講佛種從緣生,緣就是薰習成就的。眾生所以不能成就就是他沒有這個機緣,即使有這個機緣,它非常的緩慢,這是他不能在一個階段、在一生當中有顯著的效果、成就,道理就在此地。我看了前面兩屆你們同學編的特刊,這個本子傳到台灣,大家有一個感觸,就是覺得在新加坡這三個月,好像勝過諸位過去在佛學院三年、四年,你們說這些話我相信,你們有這種感觸也是正常的,可是你要曉得這究竟是什麼道理,道理就是密集的薰修,就這麼一樁事情。因為你在佛學院裡面三年或者四年,你有幾十門功課,而且是摻雜在一起分配,薰修的力量就沒有了。譬如第一堂講《金剛經》,第二堂教唯識論,第三堂又換了,那個剛剛薰習一個小時,馬上到第二個小時的時候又來個新的東西,這就像現在一般學校上課,那個東西累死人,收不到效果。我跟很多辦佛學院的這些負責人曾經交談過,我不贙成這個方法,我說同樣這麼多課程可以改一個方法,你的成就決定不像現在這個樣子。

譬如有二十門功課,二十門功課怎麼上法?一門一門的上,這一門功課可以上兩個月,那一門功課長的上三個月,我一個學期只學個一門、兩門,而且學習的時候決定是一門深入。一個學期四個月,前面兩個月學一樣東西,這一樣東西學完了,後面兩個月又學一樣東西,兩個月整個精神力量集中在一點,那效果完全不同。同樣的,譬如三年六個學期,如果你有十二門功課,你這樣分配,那個效果跟交叉在裡面完全不相同,道理在此地,這就是薰修,你真正懂得薰修的這個意義,薰修的這個力量。

我們這個地方大家所能夠體會出來就是三個月集中在一樣東西,這麼多同學大家一起在做,每個人都再講一遍,熟悉一遍,你三個月當中,像《無量壽經》,你們今天十八個人,縱然不能說薰習十八遍,至少有薰習十遍,短短一百天的時間,這麼多人把這部經反覆研究討論搞個十遍,這還得了!不是別的訣竅,是方法不一樣。你們懂得這個方法,你自己修學進步會很快速,你將來教學也有一套辦法,決定是一門深入,一門沒有圓滿決定不搞第二門,我們在台中跟李老師學講經,他的要求就是這一點。他這一本東西,你一定在大座講過一遍才算學成功,你沒有從大座從頭到尾把這部經講過一遍,這部經你沒有學完,你不能學第二部,他的標準在此地,一定要逼著你上臺面對大眾。

昨天下午我到張居士家裡面去看看,他們有個念佛堂,環境不錯。裡面兩位指導教授,我勸他們出來講經,他說「不行,這個經要講錯背因果」,這句話講得沒錯。昨天晚上我們正好也講到這一段,如果你沒有證果,你沒有契入佛的境界,你講佛經哪有不講錯的道理?可是要等到我們證果才出來講經,這個世界沒有人講經,佛法就斷滅了,這還得了!所以李炳老那是真實智慧,開班教學,有學問的人都怕背因果,找沒學問的人來,這些人懵懵懂懂都不知道,把這些人拉來教他講經,用這個來拋磚引玉,所以現在在台灣很多大學教授講經,很平常,很多,比出家人多。但是教給你一個方法,你就不會錯,所以李老師說我們不是講經,經哪裡會懂?講註解。一部經至少都有十幾種註解,十幾種註解搬來找淺顯一點的,我們能看得懂的,找這種註解來參考,講註。註解雖然都是文言文寫的,總是很淺顯的,不會很深的文字,因為弘法的法師都是用最淺顯的文字希望大家都能懂得,所以他不會有什麼很深的文字,經典註疏裡比較深的文字的確是不多。我們去讀,看得懂的那一部分我們就講,看不懂的不講,我們念過去就好了,念沒錯,這是他教給我們的方法。

一門深入,一門就是修定,你的心確實安住在三昧之中。你學這一樣東西,你天天想的、天天念的就這一樣東西,所以他能夠深入,久而久之,不知不覺的,三昧現前,用現在簡單的話說,你的心就逐漸逐漸自然清淨了,你妄想少了,煩惱少了,煩惱少了,相對的,煩惱就是智慧,智慧就多了,它是一體不是二體,所以轉煩惱成菩提,煩惱輕菩提長,煩惱長菩提就少了,這是一體兩面。智慧開了之後,你再看經文就有悟處,甚至於古人沒有悟到的地方你能悟到。如果不把煩惱捨棄、放下,這個東西永遠是障礙,證果沒希望,開悟也沒指望,我們要有很大的警惕,一定要能放下要能捨。

我學佛教我放下是第一天,第一天正式接觸佛法見章嘉大師,這是佛門的一位大德,頭一天見面,我就向他請教,那個時候我接觸佛經一個月,我這個機會很殊勝,我開始看佛經一個月就有一位朋友介紹我認識章嘉大師。見面我就向他請教,我說「我現在知道佛法好,非常殊勝,但是我向大師請教,有沒有什麼方法讓我一下就能入進去?」我提出這個問題。他的教學法跟一般人不一樣,你提出問題,一般人馬上就給你詳細解答,他不是的。那一天他的小客廳只有四個人,大師一個,另外兩個人陪我去的,四個人,他老人家就像入定一樣,坐在那裡如如不動,眼睛看著我看了半個小時,一句話不說,這個教學法高明,為什麼?叫你整個定下來,然後來接受,你一生永遠不會忘記。章嘉大師說話不多,真的「那伽常在定,無有不定時」,你看他行住坐臥都在定中,一舉一動真是穩如泰山,我一生當中只見到這麼一個人,那不是普通人物。我見他的時候,他有六十多歲,大概六十三、四歲的樣子。

過了半個鐘點,我們用心在聽,豎著耳朵在聽,在等著,等了半個鐘點的時候才等到一個字,「有」,說了一個字之後又不說話了,我們又在那裡等他下面的話,這個時間比較短,大概五分鐘,慢吞吞的給我說了六個字,「看得破,放得下」,沒有我這麼快,他說話速度很慢,所以頭一天他教給我的就是「看得破,放得下」。這兩句話說出來的時候,我們聽到好像懂得,不太深,要看破,要放下。我接著就問了,「放下從哪裡下手?」他老人家至少又叫我等十五分鐘,給我說兩個字,「布施」。布施好難,我們那時候待遇很薄,要叫我們修布施真的是不容易。所以頭一天跟他見面大概將近一、兩個小時,就談這麼幾句話,這幾句話就影響我一輩子。我向他辭行,他老人家送我到門口,到大門口他拍我肩膀告訴我,「我今天告訴你六個字,你好好的去做六年」,叫我去做六年。他的氣氛的確是不相同,真有很強的攝受力,我們就真聽話,回去就真幹,難捨能捨,六年就真有感應,好像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自己預先一、兩個月之前就有預感,這個是一定要「做」。

智慧真的是本有的,不是從外面來的,自性本具的般若智慧德能就是被煩惱習氣蓋覆住,你要不能把習氣淘汰、把煩惱捨棄,你的智慧從哪裡開?決定不是讀得多、聽得多就開智慧,那是常識不是智慧。智慧從內心裡面就像泉水一樣湧出來的,那個才叫真正智慧,決定不是記問之學。不斷煩惱,記問之學可以做到,智慧是完全做不到,所以心地清淨多麼重要,這真的叫自受用。

心地清淨之後,心地清淨是定,這是講經說法的理體,可是還要有福,福就是跟一切眾生結緣,否則的話,成了佛,成了佛那講經說法還有什麼問題?雖然沒有問題,沒人聽,為什麼?跟大眾沒有緣,佛不度無緣之人。你跟眾生沒有緣,你講得再好,他不來聽,這就無可奈何。你們在經上看到釋迦牟尼佛舉的例子,城東老母,跟釋迦牟尼佛就沒有緣,見到佛來,掉頭就跑掉了,佛有神通化身,四面八方都有釋迦牟尼佛,她跑不掉,結果蒙著頭大哭,看也不看一眼,這說明沒有緣。佛叫舍利弗去度她,她跟舍利弗有緣,見到舍利弗就歡喜。所以你跟眾生不結緣怎麼行?

你們曉得我在中國的緣很好,緣是結的,結的法緣。從一九八四年開始,宏勛法師找我,我在香港講經,他特地來看我,來要求,他說:文化大革命之後,佛教的經書、佛像破壞太多了,現在非常缺乏。他知道我有一個基金會,希望我幫他忙。我說:東西怎麼送進去?他說:那個沒有問題。他跟樸老關係非常好,可以從樸老拿到批文,以正式的手續進去。我說:那好,我一定幫你忙。我說:你要多少?他說:多多益善。所以從那個時候起,我們所印的經書,印出來之後就有一半送大陸。我們印一萬冊一定有五千冊送大陸,另外五千冊在海外各地方流通,所以每年都送幾百箱。從八四年到現在,我最保守的估計,送到大陸總有幾千萬冊書,這大陸太大了,幾千萬才去馬上就不見了。所以這個緣是這麼結的。

人家供養我的錢財,我是一分錢沒有用處,沒有用錢的地方。我在台北,連現在叫計程車,送到的時候計程車都不要我的錢,十次叫車差不多就有三、四次計程車不收錢。他們看電視、聽廣播,我不認識他,他認識我,在電視上看過我,這個情形就愈來愈多了。我到哪裡去吃飯,素菜館學佛的人都很多,我們要去付錢的時候,「有人給你付過了,法師」。沒有用錢的地方,所有這些錢我不敢要,我不搞這些東西,統統印經書布施,修法布施,現在做CD、做錄音帶,做這些東西,我這個錢是這麼用處的。統統把它用光了,心裡沒事,乾乾淨淨。

我在外面法緣好,過去演培法師想跟我學,他特別為這個事情請我吃飯,他說:你的法緣很殊勝,你能不能教教我?我說:沒有別的,布施。我到一個地方去講經,我人沒有到,結緣的東西已經堆積一大堆。你們今天在居士林看到的是少分,我到這邊來講經的時候,你們再來看的時候,結緣的東西堆積如山,每個人都是盡量拿,沒有限制的,你能拿多少都拿去,你拿去賣也是好事情,他可以賺錢,買的人也可以讀經,那有什麼壞事情?不要怕,廣結法緣。如果你的東西擺在那裡還要賣錢,後頭還「版權所有,翻印必究」,你的法緣從哪來?你當然沒有法緣。所以你要知道「捨得」,你肯捨,後面就能得,你捨財得財,捨法得法,捨什麼得什麼;你不肯捨,你永遠不可能得,你就沒的得的,所以要肯捨,歡喜捨,佛教導我們真的句句都是實話。

我們出家了,這是十方來的,十方馬上就去了,這就捨掉了。本身還要捨,捨什麼?捨體力、捨時間、捨精力,我們用這個布施大眾。我們修行、研教、講經需要體力、時間、精神,為什麼?為把佛法推薦介紹給一切大眾,所以我們的時間、精力、體力都在布施,這叫「內財布施」。為一切大眾服務,只管去做,不要害怕,怕的是體力不夠,不要怕,不在乎這兒,佛菩薩加持。這個身體不是我的,我沒有這個身體,身體是佛菩薩的,佛菩薩要教化眾生,這個東西是工具。固然不可以任意糟蹋這個身體,但是決定不要太愛惜這個身體,太愛惜這個身體,增長身見,見思煩惱頭一個,死了還做守屍鬼,不肯離開身體就變成守屍鬼,太愛惜身體了,所以對於身體不必去愛惜它,但是不能去糟蹋它,一定得到三寶加持。所以真正學佛人、真正發菩提心的人,他的體質跟一般普通人決定不一樣。

我們跟李炳南老居士,李老居士九十五歲沒有侍者,沒有人伺候他,他一生是一個人,燒飯洗衣服幹什麼都自己來,他住的房子不大,大概差不多就是有我們這一間這麼大的樣子,除了房間不算就是這麼大一塊地方,小,整理方便,清潔方便。九十五歲沒有人伺候,一生真是全部的奉獻,生活非常簡單,日中一食,所以我們看到不能不佩服。出家人還享受,三、四十歲做一個廟裡的方丈住持都有侍者,好多人伺候他。李炳老一生為佛法這樣奉獻,沒有人照顧,人家想照顧他拒絕,這就是做出一個好樣子來給我們看。他雖然沒有出家,那個生活跟出家人沒有兩樣,完全一樣,只是沒穿出家人衣服,他的頭也剃光了。所以他不做出一個好樣子來給我們看,我們雖然跟他學,學得都不踏實,「你講得沒錯,你沒有做到」,他是真做到了,做出個樣子給我們看,我們心服口服沒話說。

發心弘法利生,我們自己要學文言文,這一點很重要,我們能夠看得懂文言文,不必學著寫,有這個能力就可以。文言文修學的方法沒有別的,就是背誦,你能夠背誦五十篇古文,《古文觀止》就非常好,那是歷代好的文章代表作精選出來的,三百多篇,你能在裡面選個五十篇,能夠念到會背誦,你閱讀文言文就沒問題了,文字障礙你就突破了。這個事情在你們年輕人不難,你們要懂得,那以後的成就不可思議,不可限量。你一個星期背一篇,五十個星期也不過一年,你一年就把這個基礎完成了,這一點很重要。花一年的時間打下這個基礎,然後我們看古人的註解,這文字障礙沒有了。

我們講經,實在講我們煩惱沒斷,智慧沒有開,李炳老這個方法很好,講註,選擇古人的註子,觀察眾生的根性(觀機),看當前的需要,就很好。我們選擇的註解,選就近的,不要選太遠,太遠,他們的時代背景與現在差距很大,所以我們選什麼人註解?選清朝的,選明清的,比較近一點。以前的東西可以做參考,因為裡面很多原理原則是不變的,可以用的。明清的東西距離我們近,民國初年這幾位大師有些東西可以看,沒有問題,像諦閑法師的、倓虛法師的,禪宗像虛雲老和尚,圓瑛法師的、寶靜法師的都不錯,寶靜是倓虛的同學,他也是諦閑的學生。這些人真正有修行,證果我們不敢講,真有修,他真有心得、有見地,值得我們做參考。

最重要的就是一門,這就是師承。現代人裡面我們找不到老師,找古人。如果我們講《楞嚴經》依圓瑛法師的《講義》來講,那就是圓瑛法師有了師承。圓瑛法師的《講義》差不多百分之四十是依交光法師的《正脈》,所以我們看他的《講義》就曉得他也是依古人的,他在這上面真正是用了心。序文裡頭說得很清楚,他二十五歲就開始學習《楞嚴》,一生真是鍥而不捨,一生的功力在《楞嚴經》上,最後完成《楞嚴經講義》,他已經七十多歲了,所以他真修行,他真有心得。所以民初這些大家是可以做參考的。居士當中像江味農居士,一生就搞一部《金剛經》,《講義》完成之後,那是《金剛經》註解的權威,二十多年搞一樣會變成專家。周止菴居士也是一生的經歷,差不多三十多年專門搞一部《心經》,他是《心經》的權威,那沒有話說的,《心經詮注》。自古至今註解《心經》的有幾百家,你展開來看看,他的東西最詳細、最圓滿,讀他的東西,哪一家的註解都可以不必看了,為什麼?全都集中在那裡,他是集大成。這都是給我們做好樣子,都是菩薩現居士身。

你要想成就的時候,一門深入,每個人學一樣,將來各個都是專家,各個都是佛菩薩再來,這個話都是真的不是假的。你雖然現在不是佛菩薩再來,你真正發心學佛菩薩,你就變成佛菩薩再來了。我們這是業力之身,業力轉變成願力,不必等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再來再轉,現在就可以轉,哪要費那麼大勁?現在就可以轉。你要是一生專攻《無量壽經》,專講《無量壽經》,你將《無量壽經》講一百遍、兩百遍,你不是無量壽佛誰是無量壽佛?你一生專講《彌陀經》,講個一百遍、兩百遍,你就是阿彌陀佛。你專講《普門品》,你就是觀音菩薩。不要搞得太多,太多了什麼都不是,就錯了。你專攻一樣,全世界的人想聽《無量壽經》一定請無量壽佛來講,別人講他不相信,無量壽佛來講他相信,想聽《普門品》請觀音菩薩來講,現在交通便捷,環球不過二十四小時。

所以我奉勸諸位要發心做專家,不要做通家,通家不容易,做專家,專攻一門,這一門就是你的專長。像楞嚴會上二十五圓通各個第一,沒有第二的,你是《無量壽經》第一,你是《阿彌陀經》第一,你是《地藏經》第一,他是《金剛經》第一,各個都是第一,沒有第二,這樣一來如果有三千人的話,就有一部活大藏經在世界上了,這個有意義,現在實在講是可以做得到不是做不到。雖然一經通一切經通,一切經通,人家要請那一部經,我們也要特別推薦介紹,不必說我也行,我不比他差,我們要做示範給人看,讓後人學習。實在講善財童子何必五十三參,一位善知識就夠了,那五十三門,那一位善知識門門都通,為什麼他不講而介紹給別人,道理在此地,讓後人學習一門深入,主要用意在此地,不是他不通,樣樣都通。

釋迦牟尼佛十大弟子代表十種不同的德能,難道舍利弗有智慧沒神通?舍利弗的神通不亞於目犍連,為什麼講神通一定要用目犍連代表?專長,表一門深入,教人這個意思。目犍連神通第一,目犍連沒智慧嗎?目犍連的智慧也不亞於舍利弗,就是這麼個道理,這才是真正好的表演示範,我們懂得這個深義,如來的密義,這樣才能教導人。如果人能從這裡體會到,認識了,才曉得一門深入,這樣才能教化眾生,才能把佛法發揚光大,真正做到整個世界的消災免難,幫助世界安定祥和,人人都能過幸福的生活,那我們這一生犧牲奉獻就有價值、有意義,無論受什麼樣辛苦也非常快樂。

李炳老那種生活別人看起來是很苦的生活,你看他一天到晚非常快樂,見到任何一個人都笑咪咪的,他活得幸福,他真正過得有意義,一生沒空過,有價值,有意義。

原文來自佛陀教育網路學院

淨空老法師

淨空老法師

空法師,法名覺淨,字淨空,一九二七年出生於中國安徽省廬江縣,俗名徐業鴻。一九四九年旅居台灣。五四年先後追隨一代大哲桐城方東美教授、藏傳高僧章嘉呼圖克圖與儒佛大家濟南李炳南老教授,學習經史哲學以及佛法十三年,而於佛教淨土宗著力最多。簡言之,「真誠、清淨、平等、正覺、慈悲,看破、放下、自在、隨緣、念佛」是淨空法師立身處世不變的原則。「仁慈博愛」,「修身為本、教學為先」是他講經教學純一的主旨。「誠敬謙和」、「普令眾生破迷啟悟、離苦得樂」則為其生命中真實的意義。

More Posts - Website


發表迴響